您要打印的文件是:讲经的不学戒律,没有办法把人教好

讲经的不学戒律,没有办法把人教好

摘自净空法师《净土大经科注》第209集 2013年3月6日讲于马来西亚

作者:净空法师    资料来源:净土释疑网站|http://www.foxdw.com/



    王龙舒的本子,莲池大师在《弥陀经疏钞》里头差不多一半,引用《无量寿经》,一半的经文都用王龙舒的会集本,这是承认他了。但是因为什么要批评他?就是会集的时候把原经文的字改了几个。他改没有问题,他是文学跟经学造诣都达到这个水平,改得好。可是这个风气不能开,开了之后,将来后人:他改了,我当然也可以改。我看不懂的地方我就改我的,这个带头那个人要背因果责任。所以古人定的规矩,决定不能改;错了也不能改,只可以注在旁边,就像眉注注在上面,这个字可能是什么字的错误,这个可以,你不能把它改过来,这个就是你负责任。那么王龙舒的本子,改了,真有几个字改了;魏默深的本子,也有几个字改了,这文人习气,不知不觉的改了。也许他没想到,这是决定不可以的,必须有凭有据才行,没有经典做依据的话的时候,那是你自己说的,不是佛说的,这个自己要负因果责任,最怕的是开这个例子,到后来人统统都跟着改,那么这个经传几百年之后就不像样子了。所以,古来祖师大德对这个问题看得非常严重,印光大师对随便改动经上的经文,是以很严厉的态度责备他,所以会集必须字字是五种原译本的原字、原来的句子。

  这个是夏莲老用十几年的功夫,完成这个本子,也就是每一个字都是五种原译本里头的,没有敢改一个字,取舍精当,非常妥当。选句的时候可以增减,不能改词,句子很长可以简化,但是意思保存没有改变,这个可以,造句更简练,意思完全保存。

 ……

  “深心”是什么呢?什么叫“深心”呢?古德的解释“好善好德”。“好善好德”的意思很广,怎样叫“好善好德”?古人的注解很多,不好讲。我早年在美国,八零年代的时候在美国各处讲经,我讲“菩提心”就用本经的经题,“深心”它就用五个字很好,那就是深心,“清净、平等、觉”,所以我用这个来作为“深心”。我写了十个字,“真诚”菩提心的体,“清净、平等、正觉”这就是深心,这样很具体,大家很容易懂,那他受用的呢?慈悲,合起来“真诚、清净、平等、正觉、慈悲”,我用十个字来解释“菩提心”,这样好懂。

  对自己要清净、要平等,要觉而不迷,要用这个心来对自己,好啊!与道相应,与出离三界、出离十法界相应,与往生净土相应,自己不能染污。不清净就是染污,不平等就有傲慢,傲慢是世出世间做学问的人的通病。读书人,孔子说的一句话,我们要牢牢记在心上,常常用这句话来反省、检点自己,因为自己傲慢自己不知道,别人也不会、不肯给你讲,夫子说:“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骄且吝,其余则不足观也与。”傲慢,大病,不是小病。你的品德学问再高,只要有一点傲慢的习气,人家说你是假的,不是真的。所以佛讲的大戒,戒“慢”;“贪、嗔、痴、慢、疑”,大戒;“贪、嗔、痴”后面接着是“慢、怀疑”。

  那么换一句话说,什么样的人学佛法很容易契入?没有贪嗔痴慢疑的人,很容易契入、很容易入佛境界;凡是不能接受,入不了境界的,大概都是傲慢、怀疑,这两个字造成严重障碍,佛来给你讲你都听不懂,为什么?你有怀疑。

  现在的人谁不怀疑!科学教人怀疑,事事都要怀疑,对科学谨慎。在中国现在人家教小孩,我不知道;在美国我知道,美国人教小朋友,上幼稚园的,可别相信人,人都是坏人,不要被人骗走了。教小人对大人的时候都要用怀疑心,你看看,麻不麻烦?从小就教人怀疑了,他长大他能不怀疑吗?他对什么都怀疑,那这个人学佛就没指望了,佛法是决定不能怀疑,有丝毫怀疑就障碍你开悟、障碍你得定。不怀疑、不傲慢到哪去找啊?太难太难了!所以现在讲的,你是办学校,办个佛学院能成就人吗?

  大概在大陆上听说也知道,台湾有个果清法师,学戒律的,这是早年台中莲社,李炳南老居士办了个研究班,这个研究班八个学生、六个老师,我也算其中一个,所以我教过他。那个时候他们刚刚毕业,大学毕业。两个女生,女生的条件是一生不可以结婚,才收你。这八个学生,我没有想到,我们离开之后再都没有见面。果清前几个星期来看我,过年时候看我,三十多年没见面了,我问他八个同学还在不在。都在,都六十出头了。八个学生里只有他一个成就,所以我称赞他。难得了,老师办这个班没有白办,还有一个成就的。他怎么成就的?一门深入,长时熏修,三十多年的时间用在戒律上。不但他学戒,他真干,他把戒律落实在生活在香港住了五天,我鼓励他,他身体不太好,我说:佛菩萨会保佑你,祖宗会保佑你,将来佛法能不能兴起,全靠你了。佛法要想兴起来,从哪里兴?从戒律。没戒律,假的!讲得再好,这人没学过戒律,就完了。像盖房子,戒律是基础,这个房子没有地基。所以戒律比什么都重要,决定不可以疏忽。

  在我身边有一个年轻法师,定弘,大家都知道,他跟我们不少年了,认识很久了,在美国就认识。在美国他在念书,星期假日常常跑到我们小道场,跟着学佛,以后出家了;跟我出家,我说我没有寺庙,我一生是游牧,哪里有缘哪里去,我给他介绍一个法师,香港畅怀法师,跟他出家剃度了;跟着我住在一起,学经教,很好,讲得也不错。我说你的缘成熟了,我怎么也没想到,果清法师会来看我,这个缘难得。我说也许佛菩萨安排的,就是为你安排的,我说你到他那个地方好好的学三年,能学五年更好;至少三年,你将来出来讲经,这是学过戒律的,不一样,那影响力就大了。如果将来我有机会能够跟中国佛教界里面接触到,我会推荐他在中国办一个戒律学院,他可以做院长。我问他,你底下现在有多少学生?大概有六十人,六十多个人。能够讲戒律,学戒律讲戒律,你认为还不错的有几个?六个。我当时就把定弘介绍给他,他跟着学。我就告诉定弘利害得失:你要不受这三年、三五年的这种训练,你将来弘法利生有个把柄在人手上,人家瞧不起你,你也没有办法把人真正教好。他跟我的好处,是可以跟这个世间许多地区去广结善缘,你只能学到这些,但这个不重要,戒律重要。这个十年我参加国际活动,他给我做翻译,是我一个很得力的助手。为了正法,为了佛教,我不能顾自己,我要顾大局,我把他送去。我说我自己宁愿没有助手,苦一点不要紧,你重要,这叫从根扎起。真正发菩提心,持戒念佛,才能把将来复兴正法,复兴传统文化,尽一份力量。

  我对于果清的成就,非常欢喜,非常赞叹,老师这个四年研究班没有白开,总有一个人出现了。有一个就不错啦,这老师的功德就无量啦。

 


作者:净空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