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净土导航 >> 文库 >> 纪实园地 >> 往生事略 >> [专题]论坛博客精华 >> 我的第一次送往生经历——原来参加送往生助念是一件令自己十分法喜充满的事
我的第一次送往生经历——原来参加送往生助念是一件令自己十分法喜充满的事       
我的第一次送往生经历——原来参加送往生助念是一件令自己十分法喜充满的事
【 作 者:无念念 | 来 源:净土导航 | 更 新:2004-12-29 】

   我的好同事、好朋友后又相继皈依三宝、现同在念佛的好莲友洪钰突然辞世了--余得知消息后打过去了电话,时洪钰妻正惶惶不知所措:“洪钰走了--半夜我还听见他在他屋子里放佛法音带,可早晨过来时却发现他早已咽气了--”“你打算怎么处理后事?”我问:“想不想按佛家的办法办?”“想,可我不懂!”“我马上就来--一切交给我好了--你现在帮我一下,在我到之前千万看住别让任何人碰他的身体!”“好!”
  于是我以最快的速度打了几个电话:约了几个当时能找到的佛友便赶紧打车赶去了他家。
  是时对我来说念佛送往生是一件全新的课题--因为在这之前我不光没主持过送往生,而且也还一次都没参加过送往生--不过好友进入了中阴的生死悠关之际,没路也得往前走啊!

  洪钰的面容还算慈祥,但身体已经僵硬--因为他的蜷起来的左腿硬梆梆的向侧外支着--
  进到屋里后,什么事都没顾上先让佛号声响了起来--是我自己先行坐地唱念上--后电话相约的几个佛友先后赶到加入进唱念行列--
  我和洪钰共同的朋友、画家仲达也赶到了--时他早已在学密,但进屋后没有修密教仪轨而是随顺我们念佛--待回去后才在己家为修密法--令我十分感慨赞叹!
  后来又有一二佛友赶到--但人手明显不足--力量仍然太单! 
  这时我猛地想起半月前姐姐路过哈尔滨时给了我阿城瑞德居士的电话号--说他们阿城居士念佛非常之好、送往生非常有经验云云--于是我赶紧拔响瑞德的电话--
  电话是通了,但十分不凑巧,阿城正巧有一份送往生,居士们大都在彼助念--
  不过还算好,瑞德居士听完我这的情况,表示一定尽量想办法为组织--我告:尽量促成吧,要不我从没送过往生怕耽误事--并告:阿城离哈有一小时车程,时间紧迫,你们组织起来后不要坐公共汽车,就打车来,一个不够打两个,我给你们报销(后来洪钰的家人坚持出了资)--

  阿城居士一行12人下午三点赶到了--把他们接进屋子,我的心立即稳当了下来:他们12人进到屋里,任何人都未说一句多余的话,在方厅里各自打开自己的香袋往身上套海青。待快穿上,就有一二人哼唱起了南无阿弥陀佛的佛号,渐渐一二人而三四人再渐到五六七八人直到佛号响成一片--
  在响成一片的佛号唱念声中他们渐次进到佛堂兼灵堂,实行了全面接管--从这一刻起一切都由他们来主持了:1,对家属方提出如何配合的要求;2,准备一应用具:搓棉花捻做香油灯、折写“洪钰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之莲位”的铜板纸牌位、在洪钰的脑头设灵堂摆供等等--
  一切对我来说都非常的新鲜--我是时整个沉浸在一种亢奋的情绪中里外忙活打下手--不过有一件事至今仍感遗憾:那就是在阿城居士到来之前我就已经跟单位领导定完了出灵的日期而且单位已经电告省内外无法再行更改:因不懂三天出灵日期中第一天当天就算一天所以我给定了三周天--即当天没算--这样就等于第四天才出灵了--由于洪钰生前烟尚未戒掉、酒尚未戒掉、肉尚未戒掉,再加之停灵处靠近暖气片,致使后来洪钰的面部有些“发”--即将要坏腐的样子--此是后话了。
  十几人轮流换班,佛号声自始至终响成一片--且每间隔半小时至四十十分钟就对中阴身进行一次开示:召他别乱走赶快和我们一起一心念佛--
  阿城居士个个好样子:他们全部吃素--连鸡蛋都不吃的--上顿下顿馒头就白菜豆腐汤--我们单位出资在招待所包了两个房间,阿城居士坚持只要一个退掉一个,翌日又来12人24人没当值助念的就在一个房间里挤:每张床上一颠一倒睡两个人,每三个小时一换班--我呢因亢奋再加之救洪钰心切便一直轱辘在灵堂--
  半夜一点,瑞德主持穿衣服,由于洪钰支起来的腿始终没有平下去,所以我们大都以为他的身体还是硬的--当时分配给我一项任务:把一盆温热水观想成大悲水--如观想不成就念大悲咒念成大悲水,准备投热毛巾敷洪钰的关节--但我刚刚念了没几遍就放弃了:因为换衣服的几个居士一动手才发现洪钰的身体已经全部念软了--而且是已非常之软!
  身体既已由硬念软,大家增加了信心,愈发精进助念了起来--
  当听说了我是洪钰最最要好的朋友且洪钰生前遇事特别听我的--瑞德便毅然决定改由我为洪钰的中阴身做开示--接受了这一任务,我越发生起神圣的使命感,人也越发精神了起来。
  翌日,学密的画家朋友仲达又来了,再次随顺我们念佛:在洪钰灵前跪念了整整一柱香,并当众宣布愿舍自己十年寿命帮助洪钰往生极乐世界成功--令我们感动不已!
  佛号声更加响成一片、震撼人心--
  然则却丝毫也无往生成功消息--随着离出灵时刻越来越近,我的心也越来越发急得不行--要我去眯一会我不去的,就在这轱辘:助念开示、开示助念--瑞德怕我身体吃不消硬把我拽去了招待所但我只眯了一小会就又起来重返了“第一线”--
  天愈益地亮了,灵车就快来了,遗体就快火化,然往生成办却仍然了无消息--
  我是时急得不行,坐在洪钰脑前开始边唱佛号边观想--想像图上的极乐世界依正庄严、西方三圣光明相好--渐渐,眼前朦朦胧胧中隐隐出现一片绚丽灿烂的金碧辉煌--金碧辉煌中渐显现出令人激动不已的三圣像--并且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我愈益地高兴、越发努力地唱念上--

  但这画面被突然地打断了:有人在用梆梆硬的什么捅我的后腰--
  我回过头来,原来是负责领唱的老居士在用敲引磬的金属棍捅我,捅完后又用手指了指灵前的香炉--原来灵堂的香着完了,他在示意当时坐在最前面的我赶紧上香--

  随着他这一捅,我眼前的金碧辉煌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时我心底深深处自我嘟哝了一句:“老居士啊老居士,你什么时候捅我不好,怎么单单在这时候捅我--”

  我便赶紧为上上香,然后复又坐回重新去找那金碧辉煌--当时令我很欣慰的是:似乎那金碧辉煌并未远远离逝,因我刚坐下开始唱念观想它就又渐渐开始凸显,亦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明亮--

  然则后腰再次被捅--还是捅的同一处地方、还是同一个老居士--不同的是这回他用引磬棍指的是佛堂的香炉--原来佛堂的香着完了。

  我虽有些不悦,但只好起身再去上上佛堂的香--此时我的信心几几乎被他“捅”失殆尽--

  但当我再次坐回来时,没想到那金碧辉煌竟奇迹般的又出现了--亦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明亮!我简直激动得泪流满面--

  但此时那根冰冰涼的金属棍又一番触上了我的后腰--

  这一回老居士指的是就在我眼皮底下的一直着得非常好的香油灯--原来它不知何时灭了!
  我太不能理解这几次三番了--用手指夹起香油灯的棉花捻来,左观察右观察,但无论如何也弄不明白它怎么会灭--冬天的屋子、又没什么风、油又不缺、棉捻的头上又没结出硬砣--但它却确确实实地灭了!
  莫非洪钰就该着往生不成功、或是至少该着不能当时往生成功?
  猜不透啊!
  天渐大亮,助念团由老居士引领开始举办法会:一卷弥陀经、21遍往生咒--然后复又开始唱念阿弥陀佛圣号等待灵车的到来--
  此时的我跟疯了一样,跪在当地无论怎样都不起来--不忍看三天助念功夫唐捐、洪钰往生不能成办--我只管跪着--当时的想法:洪钰不往生我今天就是把腿跪折了也决不起来!并且一边默默对虚空法界述说:为洪钰往生成功,弟子亦愿舍弃10年寿命去帮助他往生成办--
  但不管怎么努力,那金碧辉煌再也不出现了、佛像也没有放光、洪钰的身体软则软矣但却丝毫也不放香。
  灵车来了--居士们把双腿已跪得失去了知觉的我硬架了起来--
  接下来的告别仪式、火化等等等等--都已再无任何往生迹象--
  看来只有将希望寄托于七次念七之中阴救度了--在殡仪馆,我和所有能联系上的本地居士打了招呼,安排好了念七事宜。
  从殡仪馆回到家里,兀自躺下小憩了一刻--说来奇怪,整整三天三夜72小时下来,算起来我只睡了三个半小时的觉,但却一点也不乏困--近70个小时的不停唱念兼大声为开示,嗓子竟然一毫也不疼痛、不喑哑,且由于救人心切,这三天的念佛竟然一点也不象平时念佛有恁多的妄念掺杂--感觉声声、时时、句句都有质量、差不多都清净饱满--三天下来,感觉心底深深处正在现量生起越来越多的慈悲喜捨、心意也愈变愈柔软。 
  唯一一点遗憾:洪钰的往生迄未成办--不过回想起来本应该成办的:虽说洪钰未戒烟、酒、肉食(只吃三净肉),但他对净土法门深信不疑,念阿弥陀佛圣号已达百万以上。再者,他广种诸善,行大布施:普明寺住持师来哈筹集为挽留法王如意宝住世而大放生际,他一次就出资数千之多;在五明佛学院学习数月后因病下山际,将自己花四千元搭盖的独立寮房无偿转赠他人;有朋友因办事急需一个门斗,他听说后二话不说踩着椅子就上去把自家的好门斗摘了下来让朋友马上拎走;一次化名朱玺同时资助好几个困难户,引起报纸开辟了“谁是朱玺“的专拦--最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了他的头上--一时传为冰城美谈。又:厌离娑婆、心羡极乐之出离心树立得非常牢固:曾在喇荣五明佛学院和黑龙江某地两度出家--尤其第二次出家际,本患有十分严重的胰岛素依赖型糖尿病,但此番出家故意没带任何药物而径行入山--只因选错了寺院而最后不得不黯然逃离--虽则两番都未在寺院站住脚,但一念离欲之动机乃至真至纯--
  难道是很厉害的烟瘾弄出来的烟气障覆住了他自己的圣道?太有可能了!如果是这样,则我们为念七一定得加大力度才行! 
  洪钰念七的日子亦被不明白的我统统安排错后了一天(亦因咽气当天未给算)--就在一七的头天(按正确的算法本该是一七的当日)晚九点半,已经睡熟了的我突然感到了一股无形的巨大的力量--它令我无论如何都无法继续入睡、并且浑身上下有一种通电一样的感觉、又象是身体的内里在呼呼地刮大风样--我不得不一轱辘坐了起来,后这转转那转转径走进了厨房上上香开始念佛号,并边念佛号边不时为洪钰的中阴身做开示--已经不是半小时一开示了而是鬼使神差般的变成了几分钟就开示一次--直到香着完我才停下念佛号回去床上继续睡觉--一躺下也便就能睡着了。
  翌日念七,共有六七位居士参加,我敲磬领着大家和着五会念佛音带吟唱,或绕佛,间开示,从八点直唱念到十二点。
  洪钰妻子留我们吃午饭--素包子--我们谁都未在那吃各自返回了各家--
  在家里,我简单吃完午饭后,突然莫名地泛上来了一股唱犹未尽感,便坐老板椅里双手合十噢噢继续唱起了五会念佛-- 
  唱着唱着,也不知过了多久--大概是许久吧--我后背的最“罗锅”处(年轻时就得了强直性脊椎炎,几十年下来,后背腰部上面一点的地方,出现了巨大的“罗锅”--罗到什么程度:俯卧床上时胸口帖不上床面的--离床面能有一拳半的间距--就这么大的一个罗锅)突然剧疼了一下--倏地一下向四面八方刷地放射--疼得头皮直发炸--当时心想:怎么,难道学佛后已经好了的脊椎炎又要犯(病虽好了罗锅仍在的:后背那儿的结缔组织、“筋头八脑”的已全部骨化强直长死)?我也没在意,仍自只管噢噢唱念南无阿弥陀佛--过了一会又剧烈疼痛了一下、再过一会又疼--前后共疼了三下--当时并未在意仍自唱念,待过一阵不唱了站起来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奇迹般的站直了!!!!
  晚上妻子下班回来,看到站直了的我惊讶得目瞪口呆--因为我的背实在是驮得太厉害太厉害了、驮得妻子直犯愁--她此刻大张着嘴合不拢,搬完我的前面搬后面,嘴里唯一能说出来并且一直不断重复的只有这么一句话:“哎,这是怎么回事儿?哎,这是怎么回事儿--”
  以前没有的身体角度现在有了、以前从来不能做的动作现在能做了--妻子连饭都顾不上做了,只是一味唏嘘感叹念阿弥陀佛竟能达到如此的不可思议!
  原本打算预备更加投入地组织好、领念好洪钰的二七的,但突然接到天津长途:我86岁的岳母倏地病逝了--考虑到她生前最后两个半月已经开始念佛,我便不顾一切赶去天津送岳母的往生--当然临行把洪钰余下来的几个七怎么念都一一做了安排--
  仲达给我来了电话,说洪钰没能马上走上能否是因为五明佛学院那有关系没处理完--因他听说洪钰好象每天除了念南无阿弥陀佛之外还要念若干他的剃度师门措空行母--和我商量用否给五明寄点供养做做佛事--我认为他说的有理便与洪钰的家人做了电话协商,没想到洪钰的家人极为支持:他的妻子、姐姐和妹妹三人共凑出1800元钱马上就寄了过去--
  钱是寄给我的在五明的出家朋友yt师的,是时他马上为办--加之洪钰送给了寮房的yl师亦积极做工作,最后亲为供养了法王如意宝;索达吉堪布、门措空行母各自亲为洪钰修了法;汉经堂为洪钰念了七七四十九天经--不是单为他念但49天中天天都有他的份。
  在天津呆了一段时间由于市里开剧本讨论会我不得不返回了哈市--把岳母的往生牌位随身带了回来在哈继续为送--五七的这一天她老人家中阴得度往生成功了(详见<中阴救度86岁岳母往生极乐世界成功纪实>一文),翌日,正是洪钰的最后的一个七,我赶去他家为助念--也是急于想探看一下他往生最终成办也未--
  由于原定的念七日子是翌日,故这天没有什么人来,我事先打了预约电话,洪钰的妻子留下了女儿翩翩为我等门--进到屋里,照旧唱念上间开示,但怎么都感觉和以前助念不太一样--一种难以言表的莫名的不同--上的香一次次的都是极乐香--午间洪钰的妻子回来为她女儿做饭并过来助念了一会儿,时她看只我一人力量太单,随手摁响了收录机放上了五会念佛--她走后,我也想放下音带然后好去那屋给仲达打个电话探讨一下--感觉现在没有洪钰的中阴身在场是否他妻女及居士为念七加之五明大德为做佛事致往生已经成办了?但此时却任怎么都摁不响收录机--明明刚才还在噢噢响可现在为什么怎么都不响了呢?翻个个儿、再翻过来、倒过来一半、再倒过去一半--任凭怎么放都放不出一丁点声音真是奇怪到家了--难道是放错了带子--没错呀就是这盘帖着五会念佛的标签啊!台子上放着的另盘带子没有任何标签啊--我取出带子换上那盘没标签的,音箱里陡地响起洪钰的声音--生生吓了我一大跳!

  洪钰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响上--原来那是一盘他生前录下来的带子:整个内容是谈我们应该怎么样念佛(很象是他在读一篇现成的文章--因带子里夹有隐隐的翻纸页声)--于是我不念佛了,也放下了引磬,专注地听起了洪钰的念佛开示了--而且那是一篇极好的对我们念佛极有帮助的开示--

  后来与仲达探讨:他也和我一样认为洪钰往生极乐世界有点象是已经走上了--只是不知是在哪一刻成办的--但此种事关系重大我和他都未敢这就认定--怕一旦认错则大妄语成下无间狱--我们共同求助了藏地大德写阿热空行母了,决定耐心等待她的消息--

  一月后YT师来电话传过来了写阿热空行母的话:“洪钰和张玉荣(我岳母)现在西方极乐世界,告诉他们的家属给每个人放生五百条生命以提高品位--”

上一篇文章:弥陀愿海,不舍一人--徐恩昌往生亲送记
下一篇文章:中阴救度86岁岳母往生极乐世界成功纪实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本站推荐
 
南无阿弥陀佛
 
相关链接
· 宁与直士结怨仇,不与狡者交亲友
· 净空老法师是我心目中的当代善知识…
· 胡小林:印光大师十念法
· 净土大经科注
· 弃离恶友——远离破戒之人
 

委骸回视积如山,别泪翻成四海澜。
世界到头终有坏,人生弹指有何欢。
成男作女经千遍,戴角披毛历万端。
不向此生生净土,投胎一错悔时难。

 
· 临终助念夹杂者戒
· 没有了十恶业你就没有了距离——慈…
· 北京告诉我——梁家淑居士往生记
· 让临命终人得到称念阿弥陀佛名号一…
· 中阴救度86岁岳母往生极乐世界成功…
 敦伦尽分 闲邪存诚 老实念佛 求生净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