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净土导航 >> 文库 >> 纪实园地 >> 纪 实 >> [专题]论坛博客精华 >> 北京告诉我——梁家淑居士往生记
北京告诉我——梁家淑居士往生记       
北京告诉我——梁家淑居士往生记
【 作 者:无念念 | 来 源:净土导航 | 更 新:2007-7-4 】


多年前刚刚上网时便在论坛和QQ上与YX居士相识了。记得当时她特意问我要犟牛老居士交流学佛体会的十一盘音带《心地法门》,说是专门为她没有文化的且已经开始念佛了的母亲请的。记得是时费了不少口舌邮局才同意邮寄出去,并且邮寄之后还应邀和她的母亲通了一次不太长的电话,鼓励她老万缘放下好好念佛。未久,YX来Q告我她母亲梁老居士非常爱听犟老的这批音带,几乎到了每天都听听完一遍从头还听的程度,然后念佛也明显地比以前精进了好多。记得我当时还在QQ上对老居士表示过由衷的赞叹来着。
     未久,忽然在一天接到她的来鸿,说她母亲非常希望将来自己寿到际能请我到场助念帮送,因为上次与通电话后老人家对我产生了难以言表的信任和欢喜。并告母亲现在身体还行,“咱说的是将来到那天的时候……”同时又汇报说她母亲最近念佛又有了哪些哪些的长进,兼告她母亲此生已经遇到家中多么多么大的违缘,比如哥哥怎么样地隔三岔五就来一顿狂“作”等等。当时出于对初学鼓励,及给有严重违缘心中总是忐忑的老居士打气,我竟然不假思索地满口答应了下来:“告诉老人家别的不要管了,只管自己好好念佛,其它的事我管。我将来在她到寿时候一定尽最大努力赶到现场,实在赶不去也一定为她老安排好助念人员,想尽办法做到万无一失。”记得说得YX居士当时走时满是一副感谢不尽的样子。没过几天,她又来Q我一次,说她母亲听到我的表态非常欢喜。但欢喜是欢喜,只是还是感到不托底,因此还是希望我能明确表一个态,在她将来到那节骨眼的时候能无论怎样都到现场来主持。
   
这种情况下我也只好满众生愿表态上了。
    光阴荏苒,转眼数年过去。去年夏天,突然接到YX居士电话,说她母亲肝硬化晚期现在已处病危中,要我赶去北京主持她老的助念送往生。
   
这可为难死我了。是时我们老两口正在哈尔滨度夏,家中资金我一向不问均由妻子掌管,这还在其次,因实在不行借钱也能成行。最最要命,当初上网伊始,曾郑重对妻子承喏:将来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与任何网友(包括佛友在内)见面。记得当初这是内掌柜允许我网络弘法的不可逾越的附加条件。假要怎么请呢?怎样才能说得出口且又能获批准呢?如果硬走,会不会从今往后再不准许我接触网络呢?偏巧省创作中心又打来电话,通知我十天后去镜泊湖参加剧本讨论会,而且会上还要讨论我的新创剧本!这可糟了,如开完此会再去北京,还不黄瓜菜都凉了么!
    家里倒是有件事必须去北京才能办:大儿子已经离开北京去了杭州,但社保手续没有办妥必须去人为办。但这事儿已经拖很久了又不是很急,尚没有理由立马提上议事日程。
    也曾试探着讨了讨口风:“北京有位老居士临到寿终,非常希望我能去帮着送送她的往生。”妻“正告”:“好好念好自己的佛啊,别把自己看得那么高,好象离了你就怎么样了似的,实际你不就是一普普通通的念佛人么。趁早打住!”
    情急之下,又蓦然想起家中那本索达吉堪布翻译的《文殊占筮法》,以前曾多次有了难以抉择的事情时用此来祈祷观音菩萨予以抉择,而妻子于此倒还迄无疑义。
    占筮结果:诸多方案中应取马上离开哈尔滨返天津之方案。妻子虽表同意,但一定要我参加完镜泊湖讨论会放松放松再走,而她可以先走在天津等我。但妻子此建议却未获通过:怎么祈祷都是必须马上启程,而且是二人一起走。妻子不解,但最终还是同意了。
    行前YX居士又来过一次电话:她和姐姐想为妈妈主办一场火施,超度老人家的所有怨亲债主和一切所缘,求我帮忙安排一下。关于火施,虽说哈尔滨居士经常在搞,但妻子却一次都不敢参加,因为和非人众打交道她总是感到胆怯和打怵。此番未知是否因为就要走了,或者加之看到我每次参加完都很法喜的缘故,总之妻子突然有了跃跃欲试想去参加一次的想法。我赶紧加纲:“太好了!马上要走,再不参加到了南方想参加都参加不上了。告诉你吧,非常法喜!咱们火施地的上空经常出现一片又一片的吉祥云呢!”
   
是晚妻子去了,由于是主办,所以主法人肯定要多次提到梁家淑的名字,此对于妻子日后能同意前去看望老人家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而且是晚法界很是满众生愿,天上真的又复出现了吉祥云,令妻子亦火施得非常法喜。
    我们自家的既定日程:返到天津,看望下妻子老父亲,帮次子收拾收拾,抽空去北京办下长子的社保手续,然后立即南下杭州,因长子贷款买的房子是什么样子我们至今迄未看到,谨只是遥控帮付了首付款。
    天津一到,我马上利用妻子未在场机会与北京通话打问梁老居士近况。YX的姐姐XY居士告:现在病危愈益加重,师兄务必早日赶到北京。
   
天津家里也没太多好收拾的,只两日也便干完了,于是去北京为办社保手续的事便紧跟着提上了议程。我早已巴不得马上就走,是故又是赶紧进行加纲。妻子经与杭州单位、北京单位和社保部门通话咨询,得出结论:这个手续当天肯定办不完,晚上要找地方住一宿才行。我建议:如果这样正好住到居士家去,因咱们怎么着也得顺便看看梁老居士不是?妻子听完头摇得像拨浪鼓:“少提啊,同意去看看就不错了,还想住到人家家里。我已经要来了儿子同学的电话了,回不来咱们住到他那儿去。”
    北京甫一下车,我俩便直奔社保大厦而去。因提前探知手续繁琐:先要去社保大厦拿一个什么文件,然后返到孩子的原单位开信盖章,然后再返回社保大厦等等。是故我们起了大早坐最早的火车十点不到就赶了来。
    然而,令我们俩谁也没想到的是,只在社保大厦这一处地方的一个窗口,且十分钟不到就完全办妥了所有手续,孩子的原单位根本不用再去。出得门来,我望向她,她望向我,然后我们又一齐望向手表:十点刚刚过一点点。这回真是再没什么可说的,必须去看梁老居士了,如再不去真是太说不过去了。再说老居士的家就在附近,只有几站地的国图那边,即使晚上一定要赶回天津,因为有城际快车,时间怎么调配都会非常从容的。
    梁老居士身体已很虚弱、嶙峋,肝硬化晚期已经出现大面积腹水。但老居士卧床虽卧床,便溺却尚可自理,尤其精神极为矍铄,一毫也没有濒死之恐惧。从她的言谈举止中,能明显感觉到三宝的巨大加持。或有夙缘吧,看到梁老居士时我竟没有一丝的陌生感,她亦见到我后马上满脸泛起笑纹且直门喊起师父。我惊恐不迭地赶紧推辞:“咱们师父是释迦牟尼佛,咱们居士不论年长年幼都应互称师兄的。”老居士哎哎地满口答应,但还是一开口仍把师父二字喊出口来。再纠正又是满口答应,但一说起话来又复师父上。
    YX的脚骨折了在己家里休养,她的双胞胎姐姐XY在服侍梁老居士。能明确感受到YX和XY是一对非常难得的孝女,整个一个无论如何哪怕天塌下来也要帮母亲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成功的架式。看她们的决心,真是即便泰山压顶她们也都会挺直腰杆不惜一切予以移走,不由令人对梁老居士能往生成功充满了把握感。
   
是日中午在老居士家吃的便饭,饭碗刚撂下,XY就催上:“师兄,给我妈开示开示吧,她老早就盼着你来呢?”
   
于是,我便乘此机缘给老人家讲起阿弥陀佛四十八大愿,特别是第十八“十念必生愿”来。记得当时主要围绕如下话题展开:我人为什么必须求生西方极乐?生去极乐世界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好处,为什么不求生西方极乐世界人身反而保不住?我们的身体零件已经老化坏损了,对儿女们帮不上什么忙了,唯一可以帮助他们的就是咱一心念佛生去西方极乐世界,迅速证得无生法忍然后立即就有了能力回来救度一切亲眷和有缘,而且从往生成功的那一刻起,三恶道就永远再也没份了等等等等。
    记得是时老人家非常喜欢听这些,感觉双眸也都显得格外炯炯有神上。
    最后叮嘱她老:儿女们的事别想了,他们都还年轻,相信他们慢慢都会弄好,现在好要火烧眉毛顾眼前赶紧让咱自己佛号成片!否则万一来不及,对不起“人身难得今已得,中土难生今已生,佛法难闻今已闻,净土难信今已信”啊!最后嘱她把一句阿弥陀佛牢牢记在心头,不起心动念拉倒,一起心动念就是阿弥陀佛!不喘气拉倒,一喘气就是阿弥陀佛!老人家笑呵呵地一一予以了应允。
    这晚我们没有赶回天津,XY居士和梁老居士都至诚挽留,加之妻子看到了一应具体情况后亦慈悲现前,同意了住下来做进一步观察。
   
“开示”毕,XY引我和妻子去了很近的她妹妹YX居士家。
   
虽系双胞胎,又同时入佛门,但或许根机不同吧,YX和XY却不是在修学同一法门:XY在学密,YX净土念佛。不过YX此时正念佛受挫中,接触到了南方的某某老师在传缘起法,她感觉很法喜于是放弃了念佛。
   
进屋未久,YX也给我们放上了该老师讲缘起的光盘,说是请我给“鉴定鉴定”。
   
实在太强人所难了,作为标准凡夫的我哪里有这样的能力哟!
    或许是出于对于迷了路的念佛人的不舍吧,我最终还是煞有介事地坐下来认真看了起来。一盘放毕,YX向我征询。我便委婉地向她讲出了我的直感:“此光盘中所讲的缘起性空的道理并没有错,法不孤起,因缘而生,缘生法生,缘尽法灭嘛。只是不知这个法门要求日常怎么修为,具体说你们还念佛不?”YX答:“不念了,每天都抽出时间来看老师讲缘起的光盘就是我们的修行。”我听此大吃一惊!好么放弃念佛专门搞起这个,这会不知觉中断送掉多少人的法身慧命啊!便赶紧提醒YX:“师兄听没听说过金刚经的专家江味农居士,老居士‘教中般若,行在弥陀,净土为归’,寿终时候金光遍地佛来接引,靠念佛往生到了西方极乐世界。又师兄知道一代高僧弘一法师否?律宗大德,净土为归,报终亦生去西方极乐世界,火化时炼出许许多多五彩舍利。你悟缘起性空这很好,知道缘起性空了不可得,更要一切放下一心念佛才对啊!光去悟空放弃念佛,拣了芝麻扔了西瓜了。要知道任何一个导致念佛人放弃念佛的法门,不管多么好,也是此念佛人的一杯毒酒!因为它将毁掉令你当生成就的机缘,使你重陷轮回之泥淖,头出头没长劫沉沦啊!” 

 

由于感觉梁老居士还远远未到弥留,我和妻子只住了一晚便告假返回了天津。临走再再叮嘱:“您老一定要不管多难受多痛苦,都要务必坚持念佛!实在念不动时也要心里默念,咱们只有真念佛才能真得救。”老居士很坚定地答应了下来。
    回到天津,南下杭州的话题就又不知怎么泛了上来。我说这怎么能走呢,已经应下了梁老居士,再说你不是也同意送她了么?妻讲,咱们又不是头一次送往生,你看梁老居士的样子,十天半月的不会到寿,我看咱们还是上杭州吧,老居士什么时候到寿了再说。我不同意,但却说服不了她,因为老居士确实不像很快就到寿的样子。
    于是妻子又是取钱又是洗衣服的张罗翌早就去排队购买车票。
    生怕一去杭州再回来就难了,我赶紧上香吟诵行愿品和大悲咒,祈祷观音菩萨威神加持,令一己怎样做才最为得当,才对众生最有利对弘法利生事业最有利。一堂课下来,隐隐感觉:两个人的双腿无论如何绝对不会迈到火车上去。
    果不其然,就在当日,也就是我们返回天津只隔了一天的夜里,电话铃响了。是XY打来的,她声音急急地告诉我:她母亲夜里起夜上厕所时因为看大家都累了睡得挺香,就没好意思喊大伙自己下了床,结果从床上摔下来,而且摔得挺重。“我们当时没有马上给师兄打电话,观察了她今天一天。到现在为止她全天一口饭都没吃,经常闭着眼睛不吭声,已经明显感到快要不行了,师兄你赶快过来吧!”
   
撂下电话,我把情况如实通报给了妻子。妻子听此没再阻拦,而是立即收拾东西随我一同二次赴京帮助助念,令我很是感动。
    此番再到老居士榻前,已明显感到她与三天前大不一样了。三天前,老居士双眸炯炯有神,此时眼睛则是闭着的,且看得出身上多了许多处磕碰后的淤青。知道我和妻子再次赶来,她也只是艰难地点了点头而没能睁开眼皮。我赶紧叮嘱:“老居士,念了这么久的佛了,现在到了真正需要经得住考验的时候了,再怎么难受咱都务必要坚持念佛啊!你不是练过呼吸念佛么?你就跟着自己喘气的节奏‘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这样不间断地念吧,只要好好念,肯定感应来阿弥陀佛垂慈接引咱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成功!”老居士听此很坚定地点着头。
    实际从进屋开始到现在的观察,感觉老居士的心底里始终都在念佛,此时经一提醒,感觉她真的随着呼吸“阿弥—陀佛”上了……人虽有伤且虚弱,但无论表情还是内心都令人感到非常安祥。毫不夸张地说,彼时从梁老居士身上,已明显感觉得到三宝的巨大加持力。
    从内室退出来,我和XY、YX便立即对下一步怎么进行及助念人员怎么安排等商量了起来,因当时已明显感到排班助念二十四小时令佛号不断人手不够。
     记得返天津前我曾一再叮嘱YX,务必想尽办法与送往生非常厉害的JL居士取得联系,以备到时急需。此番问起,告知JL居士特别不好联系,“上次您说完后我打过很多次电话,一直都没联系上。”我迫不及待地问:“肯定永远都联系不上么?”她答:“那倒不是,现在费了不少劲倒是打听到了和JL一起的Y居士的手机号,只是我还没顾上打电话找他。”
   
“快找、赶快找!”我嘱她:“咱们目前人手不够啊,四个人才算一众,每班排四个人分三个班倒还需要十二个人呢,可咱们现在还差不少啊!”

    YX听此赶紧出去上客厅拨打起了电话来。
    XY就便问我:“妈妈病危,要不要通知我们的哥哥和姐姐呢?”是时他们的哥哥和姐姐一在外区一在外县。她们哥哥的情况我略有所知,现时因家事烦扰他几乎整日都在醉生梦死以酒浇愁中,倒是她们还有一姐姐我是第一次听说。XY告:“我姐姐现在还没信佛,她现在骨折了正在家里养伤呢。”此事我觉得很难抉择,按说父母病危逝世,无论如何都应该告知儿女的,但对方的程度不明又不知他们一旦到来,能不能搅和了助念把送终给完完全全引上世俗的轨道。琢磨来琢磨去仍是信不过自己的凡夫心分别念,于是领着XY一起祈祷上观音菩萨来行抉择。结果:暂不告知她们的哥和姐为得当。
    YX开门一脚迈进,“联系上了!Y居士电话打通了,她说这就和JL居士商量,很快就给咱们准信儿!”

    这个电话能打通现在看来太太重要了,后来的事情进展证明,JL居士和她所率领的弥陀愿助念团的到来,乃是梁老居士与所有在场人员的最大福音——正是她们的德行和力道,帮助梁老居士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成功而且还有了相当不错的品位!
 

 

以往送往生,大多来用唱念的方式进行:或四字五音,或五会念佛,或黄念祖念佛号,或念佛心曲等等等等。似乎梁老居士平时很少唱念佛号,因为无论唱哪个调都感觉老居士赶不上点。于是我试了下呼吸念佛的节奏,结果老居士一下子对上点了!估计她一定平时没少这样子念,所以此时派上了用场,便不停地跟我们“阿弥—陀佛”上……
    有人敲门。来人正是我们盼星星盼月亮样在等待的JL居士一行五人。
   
以前曾听过JL居士一盘交流念佛体会的音带,声音柔柔的、甜甜的——依此来行预判,JL居士应属小鸟依人类型。但甫一见到,才知JL居士人虽不扬,但整个修为,甚大丈夫是!
   
他们进来后没用安排就各就了各位:负责联系的,负责维持秩序的,负责领唱的,负责开示的……俱各都像雷厉之行风。JL居士坐榻前开示梁老居士时讲到“今天阿弥陀佛为您派来了弥陀愿助念团”的时候,我感到自己身上有着强烈的“震感”——在那一刻,浑身突突地像被过了电一样。
   
梁老居士是时也不睁眼也不出声,但从嘴唇的一动一动来看,她一直在不停地念佛,看得大家这个高兴啊!JL给她开示要她万缘放下一心念佛,她未言语,但当招呼“梁家淑的怨亲债主”时她却突然响亮地答应“哎”了起来(声音大的程度绝对超出她此时自然力量所能达到的范围)!造得我们在场人直发傻,未知此是否预示此时此刻正有她的许许多多累世怨债在此打搅乱中。看起来真是“概莫能外”啊!不过YX和XY已经为老居士做过好几场法事,超度了她的怨债了啊,或许真应了那句“来来往往”的话么:有得度超升的,也还有因种种原因尚未能走上还须继续为做的!总之不由不让人捏汗:此情况下如没念佛,至少没遇上佛法的话,真个不知要被怨债们“接引”或“折腾”到哪里去!
   
对于JL一行的到来,心里感到由衷的欣慰,不禁在外间客厅时不自已地对YX夸赞起了他们:真是送往生的行家啊,你请他们算是请正了,我预感到此次送往生肯定成功!见我们在谈话,一直在电话机旁忙乎的负责联系和安排的胖居士此时插言:“你们,是不是还要找人?”“看来还是得再找几位才能排过来。”我答。“你们不用管了,人也别找了,由我们来找。我现在就打电话往这调人。”她说完立即拨起电话来:左一个右一个,又是让谁谁谁找谁谁谁,又是让谁谁谁带过来牌位纸和蜡等等等等。
   
助念人员陆陆续续地上来,直到近二十人完全足够才止,其中甚至有一位比梁老居士岁数还要大的八十多岁的银发老奶奶!
    下一步的送往生该由谁来主持,YX前来征求我的意见。我斩钉截铁地告诉她:“我才送了几个往生啊,连十个都不到,JL居士他们已经送了几十上百了。咱们从现在开始,下一步该怎么办完全听JL居士的。”于是YX引我前去和JL居士见了面,并为互相做了介绍。但她最终却没按我的意见一切交由JL主持,而是当JL面一劲表扬起我,又说起来我是她们怎么从哈尔滨现请来的云云。最后结论:您来了,又非常非常有经验有德行,送我妈往生就由你们俩来共同主持吧!我听此赶紧推脱,但JL已经立即和我商量起人员的排班分配了。

    JL的人有一点共同,统过午不食不吃晚饭,一过中午就连水果也不吃了。她们在XY的家里只喝开水,或温开水或热茶水,其它任何点心和水果尽管人家预备了一地,他们也是一口不动。

    趁着助念不当值的空,与JL居士深入地交换了助念体会和经验及简要的入佛因缘等。此一唠令我眼界大开,得知了许许多多闻所未闻的送往生趣事。相信这些经验谈,对我下一步更好地做好送往生会起到十分难能可贵的镜鉴作用。

    JL居士是一名严重的心脏病患者——二尖瓣狭窄兼静脉闭锁不全。入佛前长年在家养病,一天都不能工作,家中一切活计如买粮烧菜洗衣做饭等等全由丈夫承担。她学佛后整天萦绕在脑际一个问题:“我这样的身体连家门都出不去,怎么才能利益众生呢?”想来想去最后终于想明白
:“我首先要把佛念好,有了这个基础,我可以去到人家里帮助寿终际的莲友做往生助念。”于是,在征得丈夫的同意后,她在家里开始了闭关念佛:央丈夫在己家平房的院子的里拴了根绳子,在绳子上搭上接长了的被单,然后整日整夜地呆在坚壁了起来的半个院子和一间厢房里专心致志念起佛号。困了就躺下眯一会,不困了立即起来接着念,就是在躺着打盹的时候心里也是在一直念佛。到了该吃饭的时候,老伴一掀被单“阿弥陀佛”,把饭菜递过这边,JL吃完了“阿弥陀佛”再把碗筷递回。天天如此这般没间断地念了整整三个月,突然一天觉得心脏不是那么震人的跳法了,大声说话、用力气活动也都没问题了。自己奇怪,老伴更奇怪,到了医院一检查,二尖瓣狭窄倒是还狭窄,但突然比早先的片子宽出去了许多,而静脉闭锁不全的疾病已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你说念佛有多不可思议!现在家里什么活都能干了,而且送往生好么全国跑,有时候还抢时间坐的是飞机。  
    从严重的心脏病,什么工作不能干什么家务活不能做,到现在有了可以经受住飞机起飞降落考验的心脏,靠啥?一句阿弥陀佛啊!  
   
又是一个称念阿弥陀佛万德洪名得到不可思议利益的活生生的证明!
    由衷替JL居士高兴的同时,我也介绍了我的“直罗锅”经历:“正专心致志唱念阿弥陀佛过程中,突然后背因强直性脊椎炎而导致早已严重变形十七八年的罗锅处放射性地剧疼了几次,当时还曾怀疑是早已好了的强脊病已行犯了呢,但未予理会照旧唱佛。待后来不唱了,站起来时突然发现后背的罗锅直了——已经早就长死了的强直凸起一下子消失了、平了!原先俯卧的时候胸口挨不到床面的,胸与床之间有两拳半的悬空的,而现在胸口已经磁磁实实地挨上了床面了。”

    JL他们听到我的念佛感应亦同样为我高兴不已,向虚空法界阿弥陀佛感恩不迭。

    “心脏好了之后,”JL告我,“我更坚定了一定要好好念佛和好好帮助念佛人的决心。记得当时在佛前发愿,我的健康是三宝给的,我今后一定用好好帮助念佛大众来回报三宝。我由衷发愿:尽形寿好好念佛,报终一定要生去西方极乐世界,到那之后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证得无生法忍,然后立即倒驾慈航回入娑婆世界,在这儿生生世世助念送往生!我发愿只要虚空法界有一个念佛人还未成佛,那我就决不成佛,生生世世助念送往生接引念佛人!” 
    “
师兄能发这种愿太令人敬佩了!”我说:“让人想起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地狱度尽方证菩提啊!”  
    “
许许多多念佛人修行一世,最后最后,因为各种因缘或儿女的关系西方世界去不上啊!”她由衷感慨到,“我们现在越见得多越着急啊,恨不得所有的念佛人咱最后都能伸出手帮一把才好啊。你看一个个的,哪个在最后关头不是争得你死我活啊,过去现在所有的怨债想尽一切办法要给弄进恶道去啊!这时候如力量弱或不得力,就特别容易让怨亲债主得了把啊。所以我才发愿不成佛,而要尽未来世生生世世来为念佛人助念送往生推拽这最后一下。现在不光我一人发的这个愿,我们弥陀愿助念团的所有成员全是发的这个愿。”  
   
听到JL师兄此语,我的心底深深处感到被他们真真正正的无缘大慈同体大悲所强烈地震撼着。

 

    一切都进入了正轨,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大家三个班已经形成了默契,全都随顺梁老居士将唱念改为呼吸念佛节奏。梁老居士始始终终在微微翕动着嘴唇——“阿弥—陀佛”不止。
    下午由于看到母亲处仍有怨债之迹痕,YX和XY跟我商量继续为母亲做上法事。她们三管齐下:1,求请显密大德为超怨债;2,继续放生和火施;3,再专门拿出一千元为出家众供斋。这第三条后由于原先供过斋的寺院是时暂停了该活动,而将款项一并加入到了火施、放生、救助贫困僧尼、印行经书中了。
   
佛号始终响亮着,梁老居士正安祥地进入弥留。考虑到咽气后还是要行唱念,JL居士便安排呼吸念佛与唱念间或进行,以令梁老居士能对唱念亦渐熟识。佛力加持愈益明显了起来,因处四大分解中的人本该最极痛苦不堪,但梁老居士的表情却整个都处例外中:面容始终是怡然的不觉痛楚的,连皱眉都几乎见不到脸上的纹络,一直都是展开的……
   
她的样子愈益激发大家助念的信心。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家里预备了一桌子的饭菜来叫大家换班吃饭。JL虽过午不食,但却特地坐到了摆了餐桌的屋里来。我们吃饭她喝茶看我们吃饭,主要趁此机缘进一步交流上送往生之经验和体会。记得就中有两个案例因极其生动且闻所未闻而令我终生难忘。
     有次他们送一个十六七的尿毒症半大小子的往生,结果怎么也没想到这孩子的怨亲债主是他的生身母亲。咱们念佛人临终最怕动身体不是么,所以事先跟他母亲特地打下招呼。结果他妈妈头摇得像拨浪鼓,说什么也不同意,任你嘴皮子磨破也是个不行,竟这样强词夺理:“我是他妈,咋说也有资格给他穿一条腿儿的吧,你们放心,到时候我还就给他穿半拉半儿的,你们趁早打住别再费话了。你们来送什么往生不往生的?我没往外轰你们就不错不错了!”实际孩子整个生病治疗期间她全部都在使反劲。
    时男孩的舅舅(即他母亲的哥哥)正好在场,实在看不下去了掺言:“妹子,你怎么能这么对人家呢?我不信佛,但连我都看出来了他们是好人,是要诚心帮咱们孩子不是,你咋能这么跟人家讲话?告诉你啊,听人家居士的,到时候你要闹腾,看我这拳头是吃素的不是吃素的!”说得孩子妈妈悻悻而去。然后孩子舅对
JL居士说:“你们该怎么弄怎么弄,他妈妈这儿有我呢,翻不起浪来。对了,你们看看我还能帮上点什么忙?你们好人哪,我替孩子谢谢你们了!”  
    JL居士赶紧跟他商量:“别的忙不用帮了我们都能解决,就是怕孩子她妈妈到时候……”“交给我!你们只管放一百个心,她的事我来管,实在不行我连靠前都不让她靠前!”
    JL讲,后来多亏了这孩子的舅舅了,他妈妈在他弥留时候想来“作”,硬让他给“辖实”住了没让靠前。最后孩子是跟我们一起高唱着佛号咽的气,临咽气时他一个尿毒症晚期人也不哪来的一股力气,一个高从床上弹起了半人高,右手向上举结了个拇指和中指相扣的手印,高喊了一声“佛”!然后重重地落了下来,落下来后停止了呼吸。

    “这种情况往生成功品位能不低啊!”我说。
    “对!”JL答,脸上露出灿烂的笑。
   
另一个案例是他们送一个老爷子居士。“老爷子自己念佛好多年了,但所有的儿女及孙男娣女里头没有一个信佛的。我们去了之后怎么商量都不同意按佛门的法子办,坚决按世俗的来。大鱼大肉大摆酒席,又是哭又是嚎,又是折腾搬地方又是换衣服,从刚咽气开始就一会都不让消停。出于对念佛老爷子的不舍,要知道人四大分解时,痛苦到如生龟脱壳蟹入汤锅的程度,这样子的折腾那是非常容易堕进地狱的啊!于是我们采取了迁识的办法来送老爷子的往生,在另外一处房子里立了佛堂,供上了他的往生牌位和香油灯,大家如在现场一样,半小时一敲引磬开示,嗷嗷地换班助念上。”  
    “
以前搞过么?”我问,“这种迁识送往生?”
    “哪搞过啊!”JL答,“这不实在实在没招了,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别的什么办法都行不通啊!”
   
我问:“最后的效果怎么样?”
    她说:“最后大家都吃了一惊!真没想到还真就见效了,我在他们临火化起灵前混进灵堂里去探了探老居士的身体,整个都是软的,而且面容也很慈祥!”
    “太棒了!”我由衷赞叹起来,“以后有了这招,很多特定场合可以用这种办法送念佛人了!这要是能多加推广的话,会有多少濒被折腾进恶趣的念佛人能得最终往生极乐世界成办啊!”  
   
是晚不当班的居士因房间不够用而在半夜十二点左右离开了一批,但俱翌日上午在家吃饱饭后陆续返了回来。JL居士也因故离开了,在返回时给大家拎来了满满一塑料兜热腾腾的糯玉米。此是后话了。

 

    当晚JL们刚走未久,便出现了一次严重的“魔扰”。YX把我喊进厨房关好房门,非常严肃地对我说:“刚接到一个好朋友佛友的电话,她认为咱们这样对我妈放弃治疗是错误的,应该赶紧停止助念,马上送医院去抢救。”  
   
怎么会冒出这样的想法?简直令我一头雾水啊!
    这话难道真的能从自己早就在念佛,而且后又亲自把自己母亲引上念佛路的孝女之口么?这是她能说得出来的话么?!
    不管怎么我必须坦然直面。“YX,你说说看,咱们假设现在送去了医院,结果会怎么样?一种结果,寿命已到,送医院抢救也抢救不回来,徒增老人家的痛苦啊!另一种结果,经过抢救病情暂时得到缓解,但有什么用呢?你又不是没有医学常识,你母亲已经肝硬化晚期出现大面积腹水了,这病是可弥的么?不是啊,它是不可弥的啊!受损的坏死的肝细胞不能修复的,即便暂时抢救回来,也无论如何不会康复啊。再说如是寿到,你已经深信因果了应知的,谁都改变不了这个啊——
‘这把无情火,凡圣无处躲’不是?”
    我虽讲得有理,但她还是不软不硬地坚持、坚持。
    见此情景,我便赶紧一边与她说着话,一边在心底深深处念起观音菩萨圣号来。渐渐渐渐,她一点点开始不再坚持了。最后问我:“那你说我妈能往生极乐世界成功么?
    “
能!”我斩钉截铁告她,“我已经送了很多往生,积攒了不少经验了,根据我的判断,你妈妈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一定成功!现在有了JL居士他们这些硬帮手就更铁板钉钉了!你赶快一切放下好好进屋做好助念的表率!要知道咱们助念做得好,你妈妈就会提高品位,能在那边早日花开见佛证无生忍。你放心,咱们助念结束,西方世界肯定会多位菩萨——梁家淑菩萨!

    YX听此突猝不及防不顾大脚趾正骨折接骨中,梆梆哈腰冲我往磁砖地上磕了俩头。

    事发突然,我没能来得及躲闪,俟反应过来赶紧将其拽起对其还起揖礼来。
    梁老居士早已进入弥留,现在还有微弱呼吸,嘴唇仍在微微翕动
   
关于让不让老居士吃饭又复出现争论。YX意见,“我妈还有气儿你们不给吃饭我想不通。”我告她不是不让吃,而是现在都四大分解了,她怎么可能还能吃饭呢?从昨天夜里到现在,二十四小时不是一直都吃不了不是?YX闻此见说得有理,便不再说话,而是不忍心地直门抹泪,很显然她对此心里还是有芥蒂。于是我去外屋将此对JL做了汇报。JL讲,“既然家属有这个意见那可以给吃,实际哪是咱们不让吃啊,那不明摆着吃不了了啊。行,让他们预备吧,最好预备点稀的,干的更没法咽了。”
   
厨房为做了很稀的稀粥,俟送到嘴边,YX亦不得不做罢。梁老居士的吞咽肌早已失去了吞咽功能,怎么都无法送其服下。后来采用了折中方案,用湿毛巾时不时给老居士洇一洇干燥得直起皮的嘴唇令保持湿润。
   
一夜换班助念过程中,梁老居士始终没有要咽气的迹象,观其嘴唇一直在有节奏地翕动等迹象,能感觉得到她老确实在一直跟大众念佛中。她的双胞胎女儿XY和YX真是好样的,几乎一宿没合眼,一直在现场嗷嗷念佛不辍。
   
翌日上午,正是轮到我领班助念的当口,老居士的呼吸猛然间急促起来,正常呼吸念佛的节奏已跟不上她的拍子。根据以往送往生的经验,我断定老居士要走,于是赶紧用力敲磬并提高调门引大家随顺老居士的节奏励力念佛!当时设想,如老居士真是在这功夫高声朗念阿弥陀佛中咽气,那她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将百分百成办,我以前领送别的人往生时早已有先例的
   
但我的如意算盘却遭到了当头棒喝,弥陀愿助念团唯一留下来没走的一对两口子居士(我妻子管男的叫“善财童子”,管女的叫“小龙女”。她说虽然个头非常高,还是怎么都感觉像)中的“小龙女”,突然随着一串噔噔噔地皮鞋声快步跑了进来一把夺下了我手中的引磬,“不行的师兄,不能这么送的!”她说。
    “怎么呢?我一直在这样送啊,都送成功了好几份了啊……”此乃我的心里话,到了嘴边压住了没有说出来。
    就这样我们在行动上随顺
“小龙女”,立即把节奏放下来,回到原先正常的频率“阿弥—陀佛”上。
    此事在后来JL居士得知后对我提出了更为严厉的批评,没有当我的面,而是在我下了领念的座出去到客厅后,她在当众开示时说的。“从现在开始再不许有这种事发生,这哪是着急的事啊!老居士跟前的座可不是谁都能坐的,那得真正够格的人才有资格坐,时候不到你着急有什么用,照样走不了啊!大家千万千万不要着急,要一切放下用清净心来念佛,一定要好好去念,慢慢慢慢仔细去品味一心不乱的滋味儿。老居士没走是在度咱们度大众啊,大家品品这个道场多么好啊,上哪找去啊!咱们就当是在打精进佛七就行。要知道在现在的时间地点场合念佛一昼夜,顶你平时散乱心念好几个月啊!大家好好珍惜好好感恩梁老居士给咱们创造的这个机缘,好好地排除杂念把佛念好!”
   
妻子当时没有随我一齐出来,所以她完全听到了JL居士的话。她告诉我时表示很不理解,“本来是共同主持,那怎么能这么说你呢?”我赶紧打断她,“这哪是JL居士在说话啊!”妻子听此猛抬头望向我,满脸都是问号。我告诉她:“阿弥陀佛在批评我啊!想想咱平时佛是怎么念的,再想想戒律和威仪咱是怎么守持的?差得远啊!你再看看人家都是发的什么愿,人家每天都在怎样度过?”此前我们都已得知,他们经常在没有送往生活动时去参加精进佛七,甚至经常前往外地僻静道场连续精进念佛一个月甚至两个月。
   
妻子看我非常诚恳的样子,遂不再言语,重新返回进助念中。
   
既有了这一层,并且愈加清晰地听到隔壁的嗷嗷念佛声渐渐响成一个音,我的心里愈加有底了。干脆不再进灵堂,而是乘此机会忙里偷闲打开电脑回上了帖子。几个论坛,特别是留言版里这几天已经攒下一大摞待回的帖子了。
    妻子一会儿一回来报告那边的情况:大家念佛非常非常整齐和和谐,整个屋子里充满吉祥。
   
深夜时正迷迷糊糊中似有闻到一阵异香……但头天夜里助念时间太长了,最最主要有了一大帮硬手不用我单出头,从而导致了心理放松使我继续瞌睡起来。后被安排与我同住一室的特意前来助念的出家师回来了,他对我发了一通出自肺腑的感慨。“今天太受教育了,所说的几种瑞象全都出现了:听到了天乐,嗅到了异香,身体柔软有香气——太殊胜了!今天让我这个学教的看到了净土的厉害,令人佩服五体投地啊!
    他的感慨更加深了我对“小龙女”和JL居士的感谢。回想起来,自己虽然送往生成功了六、七个,但迄无这几种瑞象同时兼具的,真是令人受教啊!说起来当时如我手中的引磬未被夺下,真可能那时老居士就走上的,但那时走绝不会有现在的品位!要知道有了现在的品位,老居士在极乐世界将少修多少年啊,成百上千甚至数以万计都是可能的。而她早成就这么些年,可以多分身无数广度虚空法界多少有情啊!想到此,愈发对JL和“龙女”们充满难以言表的敬佩和感激!

 

    后来得知,是晚确实出现有天乐,但不是所有人都听到而是一部分人听到了,说是声音非常非常动听的。异香则大家都闻到了,一股像檀香但又不同于檀香的很浓的香气。身体柔软人人俱见到,咽气后十数小时仍不僵,双腿都几乎可以盘起来。面容亦非常慈祥殊显,比平时更加好看很多……
    天懞懞亮了,北京已有公交车出动了。我与大家道了别,没俟助念结束就行携妻离开北京返回了天津。当时感觉自己不再“搅和”,完全交由JL居士全权指挥,一切全交弥陀愿助念团是为最极得当!
    临分手前JL居士把妻招呼到我跟前,苦口婆心对她劝告了一番。“记住千万千万不要在助念现场犯困(妻子觉大,也可能还要加上业障大,是故经常在助念现场困得直迷糊,但又不想离开仍想多参加助念),咱们既然深信了因果,当知道你助念别人犯困,等到你寿终时候,来助念你的人里保证也会有一犯困的来耽误你的事儿。咱困了不要紧,出去到外屋眯一会儿,等不困了咱再回来接着念多好啊!以后再参加送往生千万千万要注意啊,这是多么紧急的时刻,不能容许迷迷糊糊啊,在现场犯困影响大众也影响命终人啊。”
    记得妻子听到她的敲打马上红了脸,但却赶紧唯唯喏喏表示了赞同和感谢
   
回去的路上还有在天津的家里及后来在杭州的家里,妻还是不止一次对此番助念于怀耿耿。“你说什么事儿啊,邀你来主持,结果主持了半截儿不得不先撤给人家腾地方,怎么想都觉着不是那么回事儿啊。” 
    我再再反问她:“咱们干什么来的?送往生啊!最后往生成功了没有?成功了!比我以往单独主持送的是不是品位要高得多?是高得多!足以了,这就是最大的胜利啊。咱不要总有一个我在作怪在打搅乱,你告诉告诉我,这个我在哪?哪个是我?哪里是我?
    妻子每听了我的这样子的话时都会不再言语,但过些日子不知什么时候还是容易冒上来一下
   
回到天津后的翌日,接到了XY居士的感谢电话,“报告师兄,我妈妈已确定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成功,而且火化后在骨灰里发现好多好看的舍利花!多亏师兄您的到来和前前后后的安排啊。另外我哥哥和姐姐事后知道了这事也谁都真就没埋怨,还都替妈妈高兴呢!再次谢师兄您的妥善安排,欢迎你们多到北京来南无阿弥陀佛!”
    几月后,又接到一次XY居士打来的电话,“师兄,我妈妈往生极乐世界成功,在我们家族里引起了很大的震动,大家的善缘明显感到越来越现前。师兄,我爸爸,请原谅原先一直没和师兄提起过,他是个老干部,早已和我妈分居很多年了,现在住在北京的另处住宅里。现在他也有门儿走上念佛路了!等我们劝他成功,到他那天儿的时候,请您再来给主持一下呗。”
    “这个好说!”我回答,“你们赶快想办法劝诱他开始念佛才最重要!你妈妈之所以能出离轮回苦海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成功,她是真信了,又真想去,再加上真就老实念啊!你看看咱们世上有多少念佛人最后最后没有走上,大都因为念佛不够老实啊。有句话咱们当永远牢记心头——只有真念佛才能真得救啊!”
    通完XY的电话,顺眼朝窗外望去——好么,满天都是金灿灿的望也望不到边的晚霞……

(全文完——草毕于2007夏 西湖) 

  北京告诉我——梁家淑居士往生记

 

上一篇文章:一个比丘的轮回
下一篇文章:临终助念夹杂者戒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本站推荐
 
南无阿弥陀佛
 
相关链接
· 宁与直士结怨仇,不与狡者交亲友
· 净空老法师是我心目中的当代善知识…
· 胡小林:印光大师十念法
· 净土大经科注
· 弃离恶友——远离破戒之人
 

委骸回视积如山,别泪翻成四海澜。
世界到头终有坏,人生弹指有何欢。
成男作女经千遍,戴角披毛历万端。
不向此生生净土,投胎一错悔时难。

 
· 临终助念夹杂者戒
· 没有了十恶业你就没有了距离——慈…
· 张凤兰居士往生纪实
· 正修正念,承佛慈力,求生净土——…
· 临终被医学抢救了的母亲往生极乐世…
 敦伦尽分 闲邪存诚 老实念佛 求生净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