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净土导航 >> 文库 >> 王凤仪善人 >> 年 谱 >> 王凤仪言行录(21)
王凤仪言行录(21)       
王凤仪言行录(21)
【 作 者:佚名 | 来 源:网络 | 更 新:2011-5-13 】

第二十三章 圣者仪范(1936~1937)

一八六、不动心

    王善人说过:
    如光法师年轻时,和我同在宣讲堂讲过善书。以后皈依三宝,戒律严明,在长春护国般若寺当方丈。寺院宏大,寺前有露天观音,身高数丈,传过千人大戒,弘法利生。某天到总会来看我,邀请我到寺中吃饭。我说:“佛法平等,你请我吃饭,我的人可多呀!”如光法师问:贵会有多少位职员?我说:不算学生,职员有六十多人。便约定日期,分两班前往。斋毕,如光法师送我们到山门。有位居士手捧五百元钱,向法师顶礼说:弟子心愿,供养诸位老修行打斋。如光法师合十说:阿弥陀佛,贫僧持金钱戒,手不通钱,请交给知客师吧。我问他说:你持金钱戒,手不拿钱,心里想钱不想钱?他稍停笑道:我身为方丈,全寺僧众的一切费用由我筹划,哪能不想钱呢?我对他说:我从三十五岁便和钱绝交了,早已经对钱不动心了。

    民国二十六年(丁丑、一九三七年)王善人七十四岁

一八七、处世典范

    王老善人这样说过:
    我平生若是看人不对,或是说过别人的过错,我就永不许犯。找年幼时,三弟争肚兜,使母亲流过泪,我就一辈子不戴肚兜。给人扛活时,看见兄嫂打架,就立志将来结婚后,不和妻子打架。我看人分家,弟兄们为争财产,甚至拿刀动枪,四弟和我分三次家,始终没说,毫不计较。我做工挣的钱,挣多少都如数交给家里,自己没花过一文钱。三十五岁明道之后,身边不带一文钱,到处讲道结缘。我初到海城办学,一条棉裤穿七年。我要想挣钱还不容易?我会做工给人家做几天,就能赚钱买条裤子,可是我怕落界,宁可受冻,也不赚钱。有一次阚都统请吃饭,我和白抚辰等前往,发现素莱里有猪肉,白抚辰把它翻上来,我用筷子把肉埋下去。饭后往回走时我对他说:“你若再把肉翻上来,我就吃了它!我们道德人得以方便为主,厨师做菜伺候我们,我们连一个铜板的赏钱也没有。都统是军人,性情粗暴,万一若被他发现了,打骂厨师,我们不是反而结了怨啦!”人要管住自己,才是贤人,专管别人是愚人。我早就知道这个道理,才说:“好一个人就好一个世界。”道德会的人最大的戒律,就是不要脾气,不准动私心。若能把动心发脾气,看成似天塌地陷一般,自然就不敢轻易动啦。清静经上说:“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人的心性不静,哪能明道呢?
    一九三七年三月二十一日,王善人说李子和乘飞机赴佳木斯开会。说:“好啊!他们飞天,我就入地!”这天王善人赴二道街分会,正是雪天,众人劝善人乘马车,善人坚持不坐,一定步行,命朱循天携一小板凳,走不动就坐下休息休息再走。善人见人们喜欢铺张声势,羡慕虚荣,所以以身做则,强行徒步于风雪之中,正是为力挽狂澜,矫正时弊。

一八八、劝道德会的人就下

    善人对高理长正午说:“有道的人应该就下,不要攀高,攀高必定糟糕。现在道德会的领导人,把人全领高了!学道要学矮学低,要往回归本。会内凡是不满三十岁的人,都应下乡劳作,把人往低处领。叫立业的夫妇下农村,自己种点地,够吃就中,好有时间劝人。农忙时帮人做活,什么也不要。一边做活一边讲道,帮助谁,谁准乐。人见人乐,世界就好了。”并命族孙王子民、王作民都到会外去谋生,说:“今后房子要小小的,地要少少的,人要好好的。”
    三月二十二日,王善人命一介书生朱循天去怀念县宋家店农场(道德会附设的)当半拉子(本指初学庄稼活的童工而言),并且说:“你已经立住三纲,孝悌的道也都尽了,得要藏起来才成,若在这里(指总会),准把你弄糟了。我叫你学庄稼去,正有深远的用意在里头。”
    四月十八日王善人携王白守坤老师,从长春总会到怀德县范家屯,特来教刘秀琴、张世维、王占会等几个新家庭学穷(过穷苦生活)。白守坤老师教她们吃糠涸菜的方法(即麦菜混合糕--高梁麦、野菜混合)。善人说:“现在的天时,变在‘地天泰’卦了,以女子为主。我办女义学教女子自立,不依赖男人。男人轻快了,再一心去尽道(孝、悌、忠、信),就成贤人了。现在的天时,像从冬季变春季似的,春天有柔和温暖的生气,虽冰的外表看着冻得很硬,可是里边已经酥了。又象翻盖房子似的,旧房子拆了换新的。世界也要拆换啦,还得拆换一气好的(很久)呢!”又说:“我们是整风俗的,将来选拔模范家,得要安家了。这些人已经四、五十岁了,有的夫妻东一个、西一个,家不成家,叫人看着也不是个玩意儿。要有来请的就去一家,安上模范家,别人好照着学,那就是顺天安民。”
    王善人在范家屯住了九天,这正是为以后建设新农村创造条件。
    十月二十日,王善人身体已非常虚弱,还对朱循天说:“今后应当提倡集团过家,只要不相隔膜的,就可以同在一起生活。来了就起伙,走了就止伙。事事相助,才是大同现象。”
    十月二十五日,善人气息微弱,仍嘱咐张雅轩说:“道德会应该下达啊,不可攀高。” 又对王白守坤、孙周静轩说:“要拿妇女道为重。”

一八九、劝同仁讲道

    善人对刘孝慈、刘文永说:“道德会也不是成道的地方,办会也是办事,办事就招怨。你们在道德场中,什么职名也别担,只管讲道,便接万缘,你们帮助谁,谁就感激你们,才能长天命。有道的人像太阳似的,走到哪儿照到哪儿,哪儿就放光。长了自性光明,便成道了。所以我说,道在低处(如水性就下),兜底补漏,托起人来才是佛。古人说‘君子不成器’人若当了‘器’具,只有一样用处,误了千百样功德。”
    刘文永(女)曾任淑贞母校校长,“功成身退”,讲道化世。刘金孝慈,民初家中立义学,后出外办学,讲道化世。

一九○、劝同仁出数

    关刘国南字化行(1937年82岁),海城县周正堡人,为周正堡女义学第一位老师,她听善人讲:“女人为还父子饥荒伦常债码而来,守节的人,家债已了,再为世人行道,才不虚度一生。”关老师学大禹王治水,三过其门而不入,一心教导学生,讲道化人,尽性立命,不贪名利,安分守己。给人讲病,和乐家庭,所存者神,所过者化,三十年如一日。于今已是鹤发童颜,听说善人有病,不远千里,来看善人说:“善人归道,学生还得怎样行道?“善人说:”关老师,教学有方,化人有法,劝人学好是功,救人性命是德,可以出数了。”她又问:“得怎样出数呢?”善人说:“将你的立业储金折交还保管部,人和钱分了家,凭感应,有缘则聚,无缘则散,逍遥自在,不动心性,就成啦!”关教师立即交还立业手折,欣然告别而去。善人曾说:“关教师功成德备,好似无生老母,乐乐和和的到处有人恭敬。”

一九一、嘱妻守道

    善人说:“王白守坤老师,结婚时家贫如洗,起早睡晚,刻苦操作,石冻腊月,冰天雪地,身无棉衣。回娘家时,母亲不忍,给件棉袄。穿回家来,偏巧婆母无寿衣,我叫她给妈妈穿去送终,毫无吝啬,孝养两辈老人,食米不足,给老人吃饭,她自己吃树叶。三十八岁时上学读书,我办女学,她为发起老师。王知府查学,闻其贤孝,委充官立女学管理,月给纹银八两。国华始得师范毕业。她又回女义学,充义务女师。王老师为人不为己,数十年来,奔走不懈,晚年在道德会。王教师,助我行孝,供爱子读书,助我成道,受尽艰难困苦,馨竹难书。”有人称呼内善人,善人听见说:“‘命者名也’,王老师是她的天命,今后不可称内善人。”王老师,教义学没要钱,营口杨保箴给她立业,享富人之福,王老师问善人:“善人回佛国我怎么办呢?”善人说:“万国道德会,谁不知道王老师,她的善缘,充满世界,到处有人欢迎。你到哪都中,就是不准回家。回家就是私,为世人死了,就成道了。”

一九二、提倡安老事业

    王老善人这样说过:
    我们办女义学,为了教女子明道,成为贤妻良母,改种留良,重立人根,这是启民智。提倡贮金立业,后天返先天,是利民生。办讲演社是为了敦民德。办安老育幼工作,使“老有所终,幼有所长”。现在各会的安老院太少了。后天世界人都依赖财产生活,人老了,儿女为了产业,盼老人早死,这叫“树叶落在树底下”。我为了变先天世界,提倡贮金立业,人越老倍的本越多,息钱也越多。死后赠给别人立业,人死德不灭,这叫“树叶落到天上去”。你们提倡二十里地立一处安老院,老人随便去住,多少做点事运动身体,讲道养性。不用争贪,就能生活,心地自然清净,有一位老人,成一尊佛。安老所能成亿万尊佛,全世界要都是佛,就是极乐世界了。
    你们记住吧!将来人见人乐的时候,世界就大同啦!

一九三、预示归期

    长春大会后,善人预示归天日期。为了十拔收缘,开办十期高级班。第一、二两期均选出模范人。第三期就中止了。因为第一期迟了半个月,又因总会改选理监事大会,延搁约一个月的时间。所以有些期,同时开班,郑尚化尘任副班主任,善人每日到课堂静听。白抚辰在高级班讲习时说:“善人的道是孔孟教,将来万教归儒。”善人接着更正说:“我不是孔孟,也不是佛老耶回,我行的是人道,得的是天道。天道是万教的本,万教是天道的命,将来讲道就说万教归天,也可说万教归一。”善人每天至少讲一次道。到七、八期时,身体渐弱,还是准时上下课。病重时仍支持上楼到讲堂,闭目静听。同仁百般劝说,也不肯休息,反向同仁说:“你们不要认为我有气无力的,我讲起话来,有神佛助灵。因为神佛没有肉身,不能讲话了,我还能说话。要是不说,耽误了道,谁担得起?”到第九期仍按时上楼,第十期时体力更弱,拍结业团体照时,都不敢请善人。在学员排好时,善人竟自己穿好衣服,出来参加。理事长陈荣秩昼夜扶持,郑尚化尘、杜曹玉琳也在左右,还有随善人多年的老道德家,前来问道,善人均一一指示。
    王善人自从高级班开班病重,就常向同仁说,再过几个月,我就要走啦!一个月一个月地减少。到一百天以内,按天地缩减着说,缩到几十天时,善人对高理事长说:“你再不给国华去信,他会埋怨你呀!”高理事长遵命才给王国华去信。有一天子东问善人说:“您归道还回来不回来呢?”老善人说:“大同世界还没实现,怎能不回来呢?像我这样人,世界各国全有,天时一到自然全都显露出来,大同就开幕啦!孔子不是说‘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吗?”

一九四、逝世

    王善人七十四岁那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农历十月二十三日)二十一点二十分,在长春总会逝世。临终时频频拱手,似在还礼,态度安祥,其子王国华侍奉在侧。
    那天晚八点多钟,尚未进晚餐。孙周静轩叫人做了两个蛋,轻轻唤出国华,叫他赶快吃下去。国华拿起筷子刚刚要吃,突然听到音乐响起,他心中不悦——父亲病得这么重,会内还有人按琴,觉得不通人情,便放下筷子,乐声渐止。再拿起筷子又要吃时,乐声又起。如此三次,他很气就不吃了。回到善人身旁时,善人已经去世。这是善人归天时之景象。次日王国华问张监理说:“总会是怎么回事?嘴说信善人,我父亲临终还有人弹琴!”张监理答说:“没人弹琴呀。”他不信说:“我亲耳听见有人弹琴。”张监理遂同国华上南楼查看,对国华说:“你看风琴不是锁在这里吗?哪会有人弹琴呢?”他连说奇怪!
    刘惠忱住在总会后街,善人逝世那晚九点多钟,也耳闻奏乐三次。他向家人说:“老善人走了!”次日早晨到会一问,果然善人逝世,与王校长所闻相同。
    王善人,生于民前四十八年(清同治三年,甲子)农历十月初三,住世七十三年二十日,长春总会组治丧委员会,电知各会,连接三封赠送棺椁的急电。公决用电报先到的伊通县费文华所赠之镜木寿材,经决议不烧纸帛冥器,不收奠仪,只接挽联挽蟑。各界人士,吊祭者接履而至、络绎不绝。联幛万千,三七成主发引,灵枢回朝阳县原籍暂居凤仪师范学校内,观者塞途。最难得者,政府首要、各界名流绅商及贵妇名媛,男女同仁,均自动手举挽联送葬。在冰天雪地之严冬,由总会东三马路,步行送至火车站,无一人肯坐汽车,场面感人。以后在朝阳县大凌河东,凤凰山下,建修墓园,栽植松柏五百株。赵嘏忱铸赠善人铜像,奉祀于总会后楼先正祠正位供人敬仰,两侧奉祀为公益捐躯之道德家——孙恒昶、李木林、王福廷、赵孙慕珩、王玉英等。各省县市分会设立功德祠,王老善人遗像本会各地会员及同仁等,均自动供奉家中,遍及穷乡僻野。民国二十八年六月二十四日(农历四月初八日)全国各会各学校代表,齐依热河省朝阳县,举行王老善人安葬仪式。墓前立碑两座,墓碑为王光烈篆额,袁金铠撰文并书;纪念碑为白永贞撰文,朱允恭书丹。形式异常宏伟,地势雄壮,风景亦佳,洵能与凤山凌水并寿云。

【附记】 功绩

    一九三七年东北女义学和道德会发展至七百余处。以海城、辽阳、怀德三县为例,可见一斑。
    海城县道德分会一处,乡镇支会及女义学十二处——腾鳌堡、牛庄、塔山、丁家桥、杨家洼子、新台、南台、夏家屯、大石桥、千山、老边、金家台。
    辽阳县道德分会一处乡镇支会及女义学二十处——刘二堡、常家店、沙岭、东台、亮甲山、甜水站、斜哨、尖台子、佟二堡、古城子、沈旦堡、李大人屯、金沙沟子、里仁屯、朱据、三家子、哈尔堡、罗家窝子、七岭子、黄浪子。
    怀德县道德分会一处,乡镇支会及义务学十三处——顺山堡、黑林子、怀德旧城、朝阳坡、范家屯、东大岭、秦家屯、杨大城子、大榆树、毛家城子、十屋、林家粉房、柳杨树。

【附录】碑文

    朝阳王君凤仪墓碑
    沈阳 王光烈篆额 辽阳袁金铠 撰文并书
    王凤仪既殁年余,同仁为建墓碑,以揭示后人。余于君病革时,曾许撰文并书。由白君世昌,开具事实。按君讳树桐字凤仪,人称曰王老善人,朝阳云蒙山树林子人。父清河,母氏李,昆季四,君其仲也,生于清同治三年甲子十年初三日。
    家贫,幼未读书。业农,勤工作。弱冠兄弟折爨。娶于白,母弃养。迎祖父奉事,族人为养赡讼。二十四岁生疮疾,延缠十余载,而佣工不间。光绪戊戌,闻杨伯宣讲善书,悟病由气致,乃对天自责,疮寻痊。继慨社会污浊,生厌世念,欲饿死,势濒危,端节闻屠猪声警觉,誓孝亲功世。适杨柏撄讼,昏夜往视,行于道途,心顿开豁,时君三十五岁矣。
    嗣入六家子宣讲堂,学习善书格言,练习识字,虽屡受讥笑,不稍退也。光绪辛丑,岳母白卒,妻弟勤欲守墓,家人烦君劝阻,君乃敦促实行,以坚其志。十月遭父丧,守墓,虔诚静养,益悟真理,讲病劝善,人称王善人。守墓期满,乃以觉民化俗为己任。然欲救人心,必先教育,而教育须由家庭起,于是有创办女学之志。令妻白入义县杂木林女塾。丁末试办女学,妻充教员,己任承办,兼与至善堂募账。次年立女学于锦州杨兴屯。
    宣统纪元时,设学三年,谣诼四起,误为邪教,朝阳守王迺彬,访实始平。适朝阳南羊山镇永庆当,以凭帖失信,君为地方计,集款接收,改为善德当,而赔累甚钜,乃停办,债归己担。赴营海一带,仍事宣讲,不受薪。在腾鳌堡为王忠义说病立愈,张鉴容引为同志,与高元中、孙周静轩、关刘国南出资办学。王子偕、刘振明至双城,兴学愈切。然受官署压制,有刘自阳者,因说病立愈,其妻兄陈兴亚,充宪兵司令,为函致教厅,乃见发展。凡八年,海、辽、台、盘、辽中县各地,足迹殆遍。并研究嫡庶道。
    岁辛酉,闻北京段正元讲学,往访,谒大智和尚。癸亥,识安达杜延年,办学讲道,渐行北省。甲子在怀德开传习会,以腾镇女学积债甚伙,开会筹议,自动捐款三万余元,除还债外,悉作学校基金。乙丑,在杜宅开家庭研究会,编行家庭集锦,并发明崇俭结婚制度,创立业贮金。六十三岁,以讲道之风大开,青冈、拜泉、呼兰、兰西、德惠、农安,皆设分会。德惠某,出反对,控于官,查明乃寝。表侄李连城,捐产偿还善德当外债,以取信于地方。安达杜延年等,施地数十方,开垦设学校工厂。次年,至乐亭阎格庄讲道,由高元中转述君之学说,经李毓麟编修《齐宝录》。
    己已至京,晤江希张,讲病甚佩。学君为万国道德会部长(应为宣道主任),张监容亦举为副理事(长)。又为翟省长文选讲病,深为钦佩。大同癸酉,奉天总分会成立,张成箕为会长。古、江、热亦相继杨立。(长春)总会推增温、袁金铠为正副会长,张海鹏力为赞助。子国华编《笃行录》。次年,冯涵清夫人暨各女理事长,组织讲演团,游行各地。乙亥,文讲习班,聘冯涵清主任。丙子在四平街开会二十余日。回京患嗽,致失健康。子国华编《诚明录》。七十四岁丁丑,十月廿三日,气体渐微,遂逝世。群情伤悼,遣迩同声。
  赐启迪颛愚额以族之。已卯春,葬于朝阳凤凰山下。综君生平,其顿悟似禅机,其讲学近阳明,而一意孤行,持以有恒,所谓独来独往,豪杰之士矣,为之颂曰:天挺豪杰,无待犹兴。明善独觉,良知良能。教民化众,持之以恒。提倡女教,有感斯应。独来独往,夙无藉凭。匹夫有志,得有未曾。高山仰止,畴克师承。

  道德总会暨各省总分人夫妇会支会全体敬立。

  己卯二月榖旦

【附录】王凤仪先生纪念碑

文:白佩珩

  天生圣哲,作民君师,界以传道之任,三代上道在君相,三代下道在师儒,从未有乡僻农人肩斯道之统,如我王凤仪先生者也。粤自唐虞开天明道,孔子言孝悌忠信,孟子言仁义道德,继往圣开来学,其揆一也。
    洎叔季以还,乃专以诗书文字为教,舍实从华,趋未忘本,道统遂以失传。今凤仪先生.以村野之编氓,悟道德之微旨,敦孝友于家庭,兴教化于当世。其所立义务女校,创始于朝阳,推行于辽海,以暨德惠、农安、怀德、安达等县,多至二百余处,足迹遍京、奉、吉、江,风化被城市镇乡。所立道德会,普行于满州全境,我总会而外,省则有总分会,县则有分会支会,数达五百余处,被服教育之士女,无虑万千,皆彬彬询恂如也。伊尹云:“天民之先觉”,墨子云:“走而行义者”,先生即其人欤!呜呼异矣!此其中有天意焉!
    盖自道统失传,人心陷溺,即有老师宿儒与之讲经谈理,而杆格不入,甚或闻道大笑,目为迂腐,掩耳而走焉。天故特创一奇格,使觉世化民之任,不在君相,不在师儒,而在素无学问之农夫,是天之诞降先生,非偶然也。藉非然者,先生未尝读经而谈道晰理,何以能扶经之心?未尝见圣而明物察伦,何以能执圣之权?盖其自诚而明,豁然顿悟,实天之默佑其哀使之然耳!至于先生行事,具详于神道碑,兹不具述。
    为之铭曰:
   
朝阳名胜,山曰云蒙,特钟神秀,诞降王公。缅维王公,生性孝友,竭力用劳,今时罕有。精诚所至,顿后灵明,怡然悟道,即知即行;抱大愿力,牖世化民,倡兴女教,立人达人。讲演宣道,各省周流,德之感化,速于置邮。性道微言,出之以浅,儒立顽廉,改过迁善。数年亲炙,坐我玉山,高坚卓尔,绝我跻攀!公今虽往,斯道犹存,后生学子,勿忘渊源。佳城郁郁,松柏葱笼,千秋万稷。敬仰休风!

          辽阳白永贞撰文
           台安未允恭书丹

 

上一篇文章:王凤仪言行录(20)
下一篇文章:王凤仪言行录(22)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本站推荐
 
南无阿弥陀佛
 
相关链接
· 宁与直士结怨仇,不与狡者交亲友
· 净空老法师是我心目中的当代善知识…
· 胡小林:印光大师十念法
· 净土大经科注
· 弃离恶友——远离破戒之人
 

委骸回视积如山,别泪翻成四海澜。
世界到头终有坏,人生弹指有何欢。
成男作女经千遍,戴角披毛历万端。
不向此生生净土,投胎一错悔时难。

  · 没有相关文章
 敦伦尽分 闲邪存诚 老实念佛 求生净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