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净土导航 >> 文库 >> 王凤仪善人 >> 文学作品 >> 电视剧文学本连载《庄稼学堂》(第二十集上)
电视剧文学本连载《庄稼学堂》(第二十集上)       
电视剧文学本连载《庄稼学堂》(第二十集上)
【 作 者:徐立根 | 来 源:原创 | 更 新:2012-5-12 】

电视剧文学本连载

 

     

        

——王凤仪善人行道录 

 

编剧 徐立根

 

         第二十集

 

       

 

20-1  老婶家院子内外  夏日

这是个有正房有厢房的院落。现在正房老婶居住,厢房是她已分家的长子树峰居住,中间拐着弯砌了道一人高的大坯墙把两家隔开。此时树峰妻站在厢房门前,正与站在正房门前板凳上的树峰四弟和蹲地上的三弟吵架——吵得不可开交:“告诉你们小崽子,你大哥老实随你们欺负,老娘可不惯着你们,骑母们脖梗儿拉屎,做梦去吧你!”

四弟:“黄脸婆,欺负人,不得好死——石头缝儿夹死你、车轱辘压死你、劈柴拌子嘣死你!”

树峰妻:“小小年纪黄嘴丫子没褪你咒老娘,打一辈子光棍去吧!没有一家姑娘看上你了!”

四弟:“就有就有,气死你气死你、气死你不偿命!”

树峰妻:“咒人谁不会呀,你咒我,我还咒你呢,你一上山准得轱辘砬子、碰上大尾巴狼、大长虫……”

几邻居聚在院外不远处一起围观,边嘁喳着:“嫂子和小叔子们天顶天儿的拌嘴打吵子,这哪像个人家儿呀!”“不是早都分完家了么?”“家是分了,可这不还住一个院儿么!谁看谁都不顺眼——你瞅我别扭我瞅你别扭!”

正说着凤仪路过来到。

邻妇甲:“哟凤仪出来啦……凤仪呀,你说说你老婶儿他们家,和大儿子树峰分了家吧,可又得住一个院儿,好家伙没有一天不打吵子,院子当间儿砌了墙都隔不开,你说这有多闹心啊……你劝这个劝那个的还不给他们解决解决!”

邻妇乙:“人家凤仪才不能管呢!当初他老婶儿硬说老公公用了她的陪嫁非让凤仪还,你忘了还告上衙门打了一大场官司呢!”

邻妇甲:“可不咋的我忘这茬儿了!”

凤仪:“谁说我不能管……指准得管。她再咋告我那不也都是我的亲老婶儿啊——眼下是没遇着肩膀头儿……等我琢磨琢磨从哪疙掯节儿往里头钉楔子。”

邻妇乙:“那谢谢你啊凤仪,你要把这事儿管好了,母们耳根子可就能清静不少了——有时候他们打吵子不分白天不分黑夜的!”

正说着凤仪的堂兄树峰闷声不语地推门出来扛上锄头走到了街上。

众:“树峰出来了,散了散了吧。”各散讫。

树峰行来:“凤仪过来啦?”

凤仪:“嗯……大哥,下地啊?”

树峰:“嗯……不下地干啥?搁家呆住了不?真是闹心哪!我家你嫂子和我那几个弟弟一个不让一个天顶天儿拌嘴打吵子,你说我夹在当不间儿咋整——说谁不说谁!”

凤仪:“走吧,我陪你溜达一轱辘儿。”

二人起步。

凤仪:“大哥,当初倒是因为啥分的家——说是老婶儿把你家大嫂脑袋打开瓢儿了?”

树峰:“实际哪是打的呀……这不么,也是因为我弟弟他们和你嫂子打吵子,都轱辘一块儿了,你老婶儿那功夫儿正拿烟袋抽烟呢,出来拉架,结果烟袋锅子磕你嫂子脑袋了开了口子淌了不少血——指定不是故意的,是正好赶上寸劲儿了那功夫儿……归齐你嫂子说啥也不原谅,一高儿蹽回娘家了。一呆就是半年,不管咋求就是说出龙叫唤来她也是个不回来!末后放出话:要想我回去,你先把家分喽!”

凤仪:“因为这个分的?”

树峰:“可不,一晃这都十来年了都!当时你大哥我没骨气,没坚持住同意了分家……唉!”

凤仪:“这日子天顶天儿的可是不应该净这么过呀!”

树峰:“你可说呢!”

凤仪:“这样,我使招儿帮你们把墙拆了把家再合上,你看是好是不好?”

树峰:“那哪能不好呢?这是最好!我看别人家合合美美的过日子,可眼气呢!”

凤仪:“那好,我呀,已经想出招儿了,你和老婶儿配合配合我就行。”

树峰:“你说吧,要我干什么?跟你说,只要你能把我家给合上又都让痛痛快快儿的,你让我干啥我都干!”

凤仪:“好,咱们这么办——你附耳上来……”悄语叮嘱上……

20-2  老婶家堂屋连主屋  夏日

老婶这些年被气出了浑身上下哪都疼的病——此时正在艰难地刷着锅然后往里舀水准备做饭。

画外传来敲门声。

老婶:“谁呀?门开着呢。”

随着话落音,凤仪拉门走了进来:“在家哪老婶儿。”

老婶:“凤仪?你……上我家来了?!走错门儿了吧!”

凤仪:“老婶儿真能闹笑儿,我上个人老婶儿家,还啥走错门儿啊!”

老婶:“当初我为几百吊钱上衙门告了你……你不忌恨?”

凤仪:“老婶儿你这话说的,我跟你谁跟谁呀,再怎么打官司不还是亲侄儿亲婶儿么!”

老婶:“……”

凤仪:“人这一辈子,说不定谁、说不定啥时候都兴许有别住象眼的时候,这功夫乖着谁了谁就让一让,说话也就过去了。”

老婶:“凤仪呀,老婶儿今儿个跟你说哈,那功夫真是别住象眼钻进牛角尖儿了,末后那个后悔呀!你说挺大个动静儿又经了官又搭了功夫儿还伤了情份,最后剩下啥?一吊钱都没落下!真是陪了夫人又折兵啊!你原谅了老婶儿就好……快屋儿坐、屋儿坐!”

凤仪:“哎。”进主屋落坐:“老婶儿,我刚才路过,听见院儿里吵吵八火儿的——听邻居说,还常情儿?”

老婶:“可不常情儿,两天不打三天早早儿……!”

凤仪:“老婶儿啊,你老别难过了,二侄儿我今儿个来,特味儿来解决你这个事儿来了!”

老婶:“解决这事儿?咋解决呀?”

凤仪:“指定是有办法解决……先说说你愿意不愿意拆了院儿里的墙还和树峰一家合到一起过吧。”

老婶:“……那还说啥了指定是个愿意呀……可,撕破脸了,再怎么也合不起来了啊!”

凤仪:“既是你老同意合就好办……剩下你看我的。”

老婶:“你真要把碎镜子再重对上?”

凤仪:“真要再对上——能对上了(kiao)!”

老婶:“那敢情好了……哎,要我干点啥?”

凤仪:“你老啥也不用干,就擎等着……一切有我。咱现在就开始演戏啊……”

老婶:“演戏?!啥戏?”

凤仪:“四郎探母……你老别吱声啊,听我的……对了,把窗户全打开支上。”

老婶:“怎么呢?”边问边上炕把没支的现支上。

凤仪:“得让动静儿传真酌啊”

老婶:“动静儿……真酌?!”

凤仪:“马上你就知道了……你老该做饭做饭去,我在这屋怎么喊弄出什么动静儿你也别吱声也别露面儿啊!”

老婶:“哎……好吧!“懵懂地去到堂屋继续做饭上。

凤仪冲窗开喊:“王树峰娶妻生子已经十来年了啊,现在要唱四郎探母啦……注意啦啊,树峰娶妻生子十来年了,现在要唱四郎探母啰……

20-3  树峰家  当日  紧接上景

树峰妻正在做饭,猛听到“王树峰娶妻生子已经十来年了啊,现在要唱四郎探母啦……”老大不解地去到窗前向主屋眺望上。

画外凤仪声音继续飘过来:“树峰娶妻生子已经十来年了,现在要唱四郎探母啰……”生气地叉起了腰。

20-4  老婶家房后  当日  上景同时

    老三老四正在弹砖琉琉,听到凤仪的喊声“王树峰娶妻生子已经十来年了啊,现在要唱四郎探母啦……”好奇地继续聆听起来。

20-5  老婶家主屋  当日  紧接上景

    凤仪开始冲窗高喊书词:“天恩地恩父母恩,哪样都似海样深。乌鸦到老享反哺,羊羔儿吃乳跪母亲。为人都兴有过错,知错就改真汉子。舌头没个不碰牙,咋碰都是一家亲。莫等白了少年头,大恩未报枉为人哪……哎注意了啊,王树峰娶妻生子已十年,如今要四郎探母了啊……哎四郎探母啰!”

20-6  树峰家  当日  上景同时

    树峰妻已气得不行——满地踱来踱去中,碰到小马扎绊她一脚便给踢飞……然后气呼呼地一劲鼓气上。画外凤仪“王树峰娶妻生子已十年,如今要四郎探母了啊……哎四郎探母啰” 喊声回响不停中。

20-7  树峰家院子连堂屋  当晚

树峰扛锄归来,将锄头挂上屋檐,走进堂屋……却见妻子正斜依在里屋门框上使劲捂着自己的心口,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

树峰:“她妈,你这是咋了?”

树峰妻:“……”

十来岁的树峰女儿从里屋露面:“爸,我妈让人气着了!”

树峰:“让人气着了……谁气的?”

峰女:“不知道上屋去的谁,一门儿在那吵吵四郎探母啥的,话里话外都是敲打咱家!”

树峰装糊涂:“那能是谁呢?”

峰女:“不知道,动静儿挺生。”

树峰妻:“行了,洗手吃饭吧——我是吃不下去了,我这心口都要疼死了!”转身收拾上桌子。

树峰脸上掠过一丝窃喜——但随即又很快被担心妻子的健康所取代。

20-8  树峰家主屋  翌日

树峰妻难受地捂着心口依靠在炕上。

画外凤仪的喊声又响起来——如昨无异。

峰女:“妈,那人又喊上了!”

树峰妻:“快,给我揪两小团棉花,我把耳朵塞上——听不见心不烦。”

峰女:“哎。”为找来。

树峰妻一把夺过堵起耳朵来。

20-9  老婶家主屋  当日  上景同时

    凤仪又在高喊——完全还是昨天的那套——不同的是老婶的三儿子四儿子没有出去玩全在屋里听看着热闹……

20-10  树峰家主屋  当日  上景同时

    凤仪的声音从开的窗子不可遏止地传进来,树峰妻气得不行——用手拚命捂耳朵,然那声音似乎有极强的穿透力,令她怎么捂也不行即便把头插进厚被里也是不行——后干脆一高蹦起来,抄起扫炕条帚就奔出去要去打架去……但迈出门坎的瞬间又突停步——自觉自己不够有理于是扔掉条帚满地走上气得胸脯剧烈起伏起来。

20-11  村街路上  当日傍晚

树峰扛锄回来,遇凤仪迎面走来:“又上俺家了凤仪?”

凤仪:“可不又去了——打铁得趁热儿不是。”

树峰:“嘿嘿嘿嘿。”

凤仪:“大嫂啥时候儿受不了了非让你给她找大夫,那功夫儿瓜蒂把儿可就熟了,剩下看你的了。”

树峰:“你放心,我一定顺杆儿柳到你这。”

凤仪:“好,走吧……看你的了。”

树峰:“哎嘿嘿。”高兴起步。

20-12  树峰家主屋  当晚

三口人正在吃饭——树峰吃得正香,峰女亦可,独树峰妻手拿筷子却不夹饭菜,两只手使劲捂着心口。

树峰妻:“我疼得不行了都,你怎么好像挺乐呵儿的。”

树峰:“哪的话呢,谁心能那么狠哪!这么的,倒是知道是谁不?告诉我我找他去!”

树峰妻:“算了,没听出是谁……没听清可是没听清,我这心口可是受不了了……哎呀妈呀疼死我了……不行不行你赶快先别吃去了快去帮我找大夫去。”

树峰:“这功夫找大夫?连夜上哪抓药啊……又得熬又得煎的……黄瓜菜早就凉了。”

树峰妻:“快想办法那也得……不行不行了这家一撅一撅的你倒是快点儿啊你!”

树峰:“哎,要不找找南山守坟的孝子吧,咱堡子叫他讲好的病老鼻子了……”

树峰妻:“……找吧,不管咋的都赶快儿吧,回来再吃……哎哟哎哟!”

树峰:“那好吧,我赶紧的吧。”急出溜下地趿拉上鞋飞快向外走去。

20-13 树峰家主屋  当晚

树峰的腿化成树峰与凤仪两人的腿在倒腾——他们一先一后迈进屋子。

树峰对妻子:“我把凤仪找来了。”

凤仪:“大嫂你好……咋的了说你难受得厉害?”

树峰妻:“心口疼呢——疼得蝎虎!”

凤仪:“哦。”

树峰让坐。凤仪却没有马上就坐,在屋地转了转看了看:“实际根据我的了解,大嫂子你是真真正正一个好人,对人总是乐乐哈哈儿,还能说会道的,见人不论大小,都有礼节,德、容、言、工四个字,其它都没的说,就是德字儿你没占着,因你没侍奉老人。这也不怪你,都叫小叔子太多又太能捣乱闹腾的……你父亲谢老明是有名的人,又有道德还又有学问,十里八村儿没有不知道的!你呀,是没遇着好人这才没尽成孝……可,话说回来,人来世上一回,没尽成孝那指定是一场大亏欠!”

树峰妻:“……哎讲病还真是管用哎,凤兄弟才这么几句话我这心口疼儿立可亮儿轻下去不少……凤兄弟你接着说,嫂子我爱听。”

凤仪:“你和几个小叔子闹矛盾,主要是他们不对,尽孝的心实际你心里那是有的,就是这四个小叔子你没处上来……所以将来就是他们要和你合伙,你也千万不能干,因为啥呢你和他们处不来,处不来就合不到一块堆儿了……好了,你呀先歇歇吧,自个琢磨琢磨看既不合伙又怎么能尽上自己个儿的这份孝就好!我先走了,有空再过来。”

大嫂:“哎……凤兄弟慢走”

20-14  老婶家  当日  紧接上景

凤仪对刚吃完饭的老婶和四个叔伯弟弟:“我和你们说,这出儿四郎探母现在可是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儿——我刚搁那屋儿来……对了……”对四个堂弟:“我还一直没问过你们呢,把矛盾解决了,再和大哥大嫂一家合到一块堆儿,你们愿意还是不愿意?”

四个堂弟谁都不言语——有摆弄桌子腿的有抠手指盖的有扭头望窗户外的……

凤仪:“原来你们是这么个态度啊……我问问你们:你们四个还没长成的孩子都还没成家,谁侍候个人老妈儿能像没打仗之前的大嫂子侍候的那个知冷着热的程度,嗯?”

四人:“……”

凤仪:“侍候不上来啊对不对?现在考验你们的时候儿到了知道不?专考验你们谁真正愿意当孝子了!”

老二、老五:“我、我……母们都愿当真孝子!”

凤仪:“愿当真孝子你得这样,我老婶儿你们谁也伺候不好,非你们嫂子不可,你们能把嫂子请过来,就是孝子。”

老二:“问题是人家不干啊……”

老五:“母们去了也是白去,白叫人家看了笑话儿!”

凤仪:“啥笑话儿?尽孝还有人笑话儿?真笑话儿了!只要你们真认干就指定行、指定能办得到……这样吧,你们先好好想想……啥时候想好了啥时候告诉我去……老婶儿,我走了。

老婶儿:“哎……慢走……让你费心你说。”

 凤仪起步。

老二老五互相望了一眼跟了出去。

20-15  村街  当晚  紧接上景

凤仪行来。老二老五跟着行来。

老二:“凤仪二哥,你说能不能那样儿最后:母们去了也认错儿了赔不是了,人家还笑话母们一顿把母们损一顿该不来还不来呢?要那样儿母们可就栽大发了!”

老五:“就是。”

凤仪:“不能。你们哪,以往一直跟人家针尖儿对麦芒儿地干,着紧蹦子还动过手儿,所以呀,人家指定是一肚子怨气,这个你得容人家发出来——发出来了也就过去劲儿了,关键是你们得沉住气别再又叮当上——那得人家说啥咱都陪着笑儿,得有这个抻头儿——只要你们做到这样儿,剩下的交给我了,我保证让你们回去一个原先那个贤惠的嫂子!”

老二:“要这么说那还等啥了二哥,咱去吧!豁出去今下黑了,秃噜皮不也就秃噜一晚上么,一咬牙挺过去,妥了不是!”

老五:“行,为了咱妈,我跟你一块儿挨烫去,二哥,咱们返回去吧!”停步。

老二亦停步并拽住凤仪:“二哥,母们这就跟你去吧……进去以后,母们一切听你的!”

凤仪:“这还差不多……走,打回头!”

20-16  树峰家  当晚 

树峰夫妻正在铺炕。小丫头在玩嘎拉哈。

随着一声:“大哥大嫂,我这又返回来了”,凤仪一手拽着老二一手拽着老五走了进来。

树峰妻本来闻声要迎接,见到领来了老二老五,立即坐炕沿上扭过身子把头冲向了山墙。

老二老五尽管已有思想准备,但还是被弄得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凤仪:嫂子见了他们可不得生气怎的,这些年的孝道, 都叫你们几个当小叔子的给误了知道不!”

二、五:“……”

树峰妻越发生气——更加胸脯剧烈起伏起来。

凤仪:可不生气怎的,换成我也得气不打一处来——你们哪得还人家十年的孝道啊!还不跪下呢。”

老二老五立即冲树峰妻跪下了。

树峰妻:“……”气急欲发火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凤仪:生气生的对,早先净打骂嫂子来的,应该下跪。”转头对树峰妻:“可有一宗,那时他们不是小,不知道好歹吗!现在他们明白事儿了,知道来跪着请嫂子了是不是!嫂子若不答应,我也是小叔子,我也得去下跪啦,嫂子不答应那不能起来。”说着就要下跪。

树峰妻倏意识到自己肯定擎受不起凤仪的跪——人家是远近闻名的大孝子大善人不说再者人家又没打过你骂过你——一于是赶紧下地一手拉老二一手拉老五俩小叔子起来。

老二老五没有就起,拿眼睛去瞟凤仪。

凤仪:大嫂子好了,你们快起来吧。”

二、五听此赶紧爬起。

凤仪:“大嫂子,你父亲是有名的好人,就冲这个,你不尽孝不对呀!原先是因为小叔子们气的,这回他们好了, 你可得尽孝啊!再不尽孝,是你不对了。”

树峰妻嘴憋屈了憋屈,眼泪如断了线似的流下来:“实际谁不想尽孝呢?是人谁不想侍候个人的老爹儿老妈儿公公婆婆呢是不是!他问题是,有的时候管不起不是!就说那年那回,你大哥出去抗活了没在家,我安排老二老三去给劈柴禾,结果他们劈哪去了?把柴禾钉成冰滑子上河套去打滑呲溜儿了,我在家傻老婆等苶汉子似的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末后把啥拿来了——啥也没拿来,让劈的柴禾钉成冰滑子还掉进了冰窟窿里你说……问题不光一回这路事儿啊,天顶天儿都唱这出王大娘儿,谁的心能抗了这么操啊!还有那回、那回争裤头儿的事儿——几人一个不让一个儿愣把我给做的裤头儿抢成碎布条儿了都……什么是少,没有一天不出这路事儿……我……我呜呜呜呜……”竟大放悲声痛哭上。

20-17  老婶家  当晚  上景同时

老婶和老三老四都正在进被窝中……突然听到树峰妻的大放悲声。

老婶:“下屋咋了这是这大动静儿?”

老三:“能不能是凤仪二哥领他俩去请大嫂了?”

老婶:“是呀……对了,将来你大哥大嫂要是真和咱们合了家,你们可不兴再作登你大嫂了知道不?你俩现在都叫你们二哥五弟给拉下了,得赶紧往前撵知道不?”

老三:“知道妈,母们再不能了!”

老四:“是。”

老婶喃语:“唉,赶快儿翻过这篇儿重打鼓另开张吧!”

20-18  树峰家  当晚

树峰妻正在掰手指头数着:“……这档子事儿这是大事儿里头的第七回,大的幺蛾子还有呢……就那回、那回……你等着我给你一点点儿数……”然说着说着竟自己泄了气声音愈低下去:“嗨都过去了……不说了人家……这都跟你赔不是了!那往后儿可不兴再作人了那得大家伙儿心往一块儿想劲儿往一处使!”

凤仪赶紧使眼色让二、五表态。

老二老五参差地:“母们今后全听大嫂的!”“再也不和大嫂戗茬儿闹别扭了!”

树峰妻:“嗨,实际呀谁一小儿也免不了犯一犯轴、上来一阵儿犟啊,我也知道,几个弟弟从本质来说还都算是好孩子!”

二、五激动地:“嫂子!”

树峰妻:“嗨!”竟一胳臂一个把两个小叔子俱揽进了自己的怀里!

凤仪和树峰的脸上现出会心的微笑。

20-19  老婶家  当晚 

老五蹭蹭地跑了回来:“妈,三哥四哥,凤仪哥领着我大哥大嫂来串门儿了!”

老三老四几乎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呆在原地。

老婶则更加懵住:抻抻衣裳角,又捋了捋头发,嘴唇哆嗦着,眼泪哗地一下就淌了出来。

凤仪的声音先传了进来:“老婶儿啊,你大儿子大媳妇儿来看你来了!”

老婶颤声地:“哎,孩子们,还不赶快出去迎迎。”

几个半大孩子痛快地应着跑向房门。

凤仪在前树峰两口子在后一脚迈进来。

树峰妻的表情是非常复杂的——虽然近在咫尺,但这间屋子毕竟已经十年没迈进过了——看到老婶,与树峰一齐喊了一声:“妈!”

老婶:“哎!”眼泪更如断了线:“媳妇儿啊,当初都愿我呀,你说出去拉仗,怎就没想起来把烟袋放下呢你说!”

树峰妻:“妈,您不是借意儿的,都怨媳妇儿太没抻头儿、太不担事儿了……妈,您就原谅我吧这都十年没给您馇过粥了!”亦眼泪哗地淌出。

老婶:“该道不是的应当是我,我这个婆婆没会当啊媳妇儿!”

树峰妻:“哪有,都是我不好——对待小儿的也没个大的样儿……太对不住了妈!”止不住脚地继续向老婶走去。

老婶也迎向她,二人抱到一起痛哭起来。

凤仪欣慰地捋起自己下巴上没来及剪的胡子来。

20-20  一组短镜

凤仪也参加进来,老婶一家人一齐拆着院子中间的大坯墙;

午饭时:桌子已放好,大嫂从锅里盛饭,二三四五弟争相帮往屋里炕上端;

最后两碗是树峰妻亲自端进来,一敬给老婶一敬给了凤仪——凤仪接喝,满脸都是笑意……

旁白字幕:“人之初性本善,这话可真是一点儿不假,有的时候谁人生路上猛住了,自己不知道犯了轴、犯了犟、犯了晕,真得有个至近的人能帮着领一领才是,说不定谁的这一领,那轴劲儿犟劲儿晕劲儿也就就手儿让他扔进了爪哇国,人整个儿又回到暖洋洋的日头央儿里了呢!”(未完待续)

上一篇文章:电视剧文学本连载《庄稼学堂》(第十九集下)
下一篇文章:电视剧《庄稼学堂》二十集下(第一部完)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本站推荐
 
南无阿弥陀佛
 
相关链接
· 宁与直士结怨仇,不与狡者交亲友
· 净空老法师是我心目中的当代善知识…
· 胡小林:印光大师十念法
· 净土大经科注
· 弃离恶友——远离破戒之人
 

委骸回视积如山,别泪翻成四海澜。
世界到头终有坏,人生弹指有何欢。
成男作女经千遍,戴角披毛历万端。
不向此生生净土,投胎一错悔时难。

  · 没有相关文章
 敦伦尽分 闲邪存诚 老实念佛 求生净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