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终助念夹杂者戒

四川骨癌小妹逝身放香顶门温热,但却往生极乐世界没有成功留给我们的启示!

无念念

 

冬日的西湖,凉虽凉些,然则仍有许多好看的花儿——比如各种各样的茶花,就大着骨朵含苞待放中。

那日,我正在湖边青青草地旁边踱步边念佛,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液晶显示出的是一个全新的号码。

“喂,您好!”

“师兄好!我是上海的一个佛友,我姓Y。您的手机号是江苏L师兄告诉我的,我们现在有紧急情况向您求助!请您帮助我们助念一位骨癌佛友!情况是这样,小妹她患了骨癌,已经到了晚期。她现在每天已经不能正常躺在床上,而是只能在身下垫很厚的被子然后趴在上面,只能这一个姿势既不能翻身也不能动弹。”

“是信佛念佛人么?”

“是!她现在每天都在忍受非常剧烈的疼痛在念佛,不过她信佛较晚,也不太明白佛理。这样,我把她的电话号码给您,求您百忙中打个电话给她开示开示,好让她能更加看得开放得下,更加不顾一切地念佛!她现在已经不能讲话了,只能听,或者由旁边的人给她复述,她只有二十几岁!”

“好!一会儿我就和她通电话。”我说:“不过,这么紧迫的话……这样,你能不能把净土导航网助念往生栏的《让临命终人得到称念阿弥陀佛名号一法的究竟利益问答》一文打印一份送到她手?”

“好的,我马上就办!”Y居士——后来得知她系上海某高校的老师,并不是骨癌小妹的姐姐,她们只是在佛教论坛参与网络助念时相识的。

“师兄看我还能做些什么,以便能更好地帮助她?”

“做几场火施超度她的怨亲债主和一切有缘,会对她有很大帮助。还有,为她多诵诵《地藏经》。”我告。

“好,我做!请师兄告诉我火施的具体做法……”

记得电话中我详细告知了Y老师做火施的联系人、汇款帐号,以及参加助念的一些相关事宜等等。当时可以感觉出,Y老师在认真地记着。事后得知,与小妹从未谋面的她,居然给汇过去了五百元钱用于购买火施用的食物。而我本来告诉她汇去三十、五十元就能利益到小妹的。

Y老师通完话,我赶紧给小妹打了电话,是由看护她的人代为接听和转述的。整个感觉,她的病情已非常严重!整个人被困顿于床塌动弹不得,虽未至弥留,但人已失语。唯一值得庆幸的,她无论痛苦到什么程度,仍然对阿弥陀佛充满无比的信心,时刻在猛力念佛!既不求病好也不求其它,唯只求命终后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这一点实在太难能可贵了!试想,世上哪个人不是于忙碌中整天做着毫无意义的事情?世上有多少人于诸佛教法擦肩而过生不起丝毫的信心?而在那么多自诩为佛弟子的人群中,又有多少人是为了了生脱死而皈入佛门?与那么多止于迷信求的不过是福报与享乐,在解脱路上背道而驰、愈行愈远的健康之人相比,这位年纪轻轻、病入膏肓的小妹,究竟是不幸还是大幸?!真的是难得而又难得呀!

记得我在最后,再三用我多次送往生的经历激励小妹,一定要好好念佛、不顾一切念佛!因为实践无数次证明:不管是谁,只要死心塌地真念佛,就一定能蒙佛接引,永断轮回!

撂下电话,我对小妹能最终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成功生起了莫名的把握感。

 

 

两天后,还是在外面,又接到了上海Y老师的电话。我问那篇问答有没有送交小妹?她说:“已经打印出来用特快专递寄出去了。”“特快专递?怎么,你和小妹不在一地?”在我的追问下,Y老师才说出她与小妹相识的缘分。

原来小妹住在离成都很远的偏僻农村,Y老师是从上海先行将特快邮寄给成都小Y(同样是在佛教助念论坛相识的),然后再由小Y请了假火速送过去的。她说那篇《让临命终人得到称念阿弥陀佛名号一法的究竟利益问答》,系由成都小Y在病榻前为小妹一句一句读出来的,还说小妹听了之后很是法喜,且更加坚定了不顾一切念佛的决心。

就这样,上海Y老师通过四川的佛友无微不至地帮助着小妹,令她对念佛往生的信念愈加深厚……

直至一日电话突然响起!电话中Y老师的声音仓促而又急迫:“师兄,小妹在昨天夜里走了!”“是么!情况怎么样?!”“不怎么好!当时谁都没在场,也不知几点咽的气,到今天早上被发现时身体已经僵硬,而且眼睛睁着没有合上!”

我马上为她打气:“不要紧,别着急!只要她真正信佛念佛,中阴期一样能往生极乐世界成功!眼下最最重要是一定要搞好助念,也就是从现在开始直到火化,佛号要一直不断,实在人手凑不上来,也要把念佛机始终开着!”“好!我这就联系安排。”

然而最终从成都赶去数百里地之外为小妹助念成行的只有一个人,就是先前专门请假去为小妹送快递的那位小Y

由于连最起码的四人一众都没达到,更不要说倒班助念佛号不间断了。上海Y老师在电话中对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非常难过。

“不要紧。”我也只好到什么山唱什么歌了:“只要我们心地至诚,尽我们最大努力,人少也一样可以帮助到小妹的!这样,等小Y居士到达以后,你让他赶紧打个电话过来,我先听听那边的情况再说。”

“好!对了师兄,小Y目前还不是正式居士,他只能算是对佛教有好感正在准备皈依学佛的程度……”

天!只有这样一个人在场助念,而且不光是不懂怎么助念,简直连什么是佛法、什么是佛教都还不大明白的人——这难度简直太大了吧!

接到马不停蹄赶到小妹家的成都小Y的电话是在晚间细雨中。他告我:“小妹的家人没有信佛学佛的,不过他们倒是同意咱们按照佛教的仪轨相送,就是要如何去做都不清楚。““那咱们居士助念,他们家人能不能也参加进来帮着念佛?”“那倒是能!不过怎么念没有人会呀?师兄您别笑话我,我现在对佛教也是一知半解,别说没见过送往生,连送往生要怎样送我都没有听说过。”“那不要紧,现场可以跟着念佛机念!”我告诉他:“只要你有一颗真诚的心,就一定有感应!具体做法你等我一点点告诉你。”“好!真诚想帮小妹的心咱有!”“那好,你这样,先找张黄色或白色的硬一点的纸叠个牌位,上面写上‘XXX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之莲位’。然后在灵堂设个佛堂,摆上佛像,把牌位立在佛像下边,供桌上可以供几个水果和馒头什么的。还有,灵前最好能点一盏香油灯。”“等等师兄,什么是香油灯?”“香油灯就是用小碗或碟子,倒进香油,用药棉花搓个捻,然后用火柴点着放在亡者的脑头。”“师兄请等一下!”

Y没有关电话,当场与小妹的亲属沟通……

“师兄!商量过了,这些都行,小妹的弟弟也答应参加和我一起给他姐姐念佛。就是香油灯他们不同意点脑头。”“哦,他们要放哪?”“放脚前。他们这里的风俗都是把灯点在脚前。”“这样不如法啊,好吧!你尽量争取,实在争取不下来放脚前就放脚前。难得亲属们同意助念并且答应亲自参加,这个已经非常非常好了!还有,你可千万不要忘记助念时,每隔半个小时多一点就要给小妹做次开示,开示词你前些时候给送过去的《助念问答》打印稿里面有。关键就是:让她中阴中能不顾一切跟大伙一起念佛!同时也开示她的冤亲债主别来障碍她,告诉他们我们将念佛诵经等等所有功德回向给他们,超度他们出离苦海早生善道!”“好,我马上就找去准备!有事情我随时联系你……”

与成都小Y通话未久,又接到上海Y老师的电话:“师兄,小妹走得这么突然,您看我是不是需要格外多为她做一些什么才好。”我说:“你如果想做,我倒是能联系上藏地几位大德高僧,比如五明佛学院的丹增嘉措活佛、大塔寺的多安活佛等。在宁玛资讯网站有他们的介绍,你可以看一下。”“好的,请师兄告诉一下具体步骤。”“这样,你可以适当供养僧众,以此作为缘起求师父为小妹修法超度。”“好!不过这种事一般邮多少供养合适?师兄别笑话我,在这方面我一窍不通。”“没有定数,随个人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酌定就好:三十、五十的也行,一百二百的也行,经济拮据再少也行。”“明白了师兄!我明天上午就办。”

那位骨癌小妹能够值遇Y老师这样一位热心善友真是三生有幸!这位与小妹相距两千公里、素未谋面的Y老师,于转天上午分别给两位高僧处汇过去五百元供养。

联系也很顺利,多安活佛和丹增活佛听说了重病中的小妹刚刚咽气正在助念送往生的情况,俱都表示马上便为修法超度……

 

 

只有成都小Y和小妹的弟弟(两人都未正式皈依过三宝)组成的“二人助念团”,随着念佛机的声调齐声唱念着佛号,并每隔半小时就为小妹做一次开示……而此时于助念现场独挡一面的成都小Y,已经整整撑了一天一夜没有合眼了。用他的话讲,现场助念的人虽少,但一个人身后代表着众多不能前来的网络佛友,怎敢一刻怠慢?定要使出浑身解数最大限度地帮助小妹!在得知小妹咽气以后,我们在多个助念学习小组的QQ群发布了助念信息,当时就有多位佛友响应在家里佛堂帮助助念;而在地藏缘论坛,也有着许许多多的佛友在各自家中为小妹念佛或者诵经回向……如此看来,小妹的法缘还是相当不错的!

我和Y老师也在杭州和上海的各自家中分头为小妹诵经和念佛……

精诚所在,金石为开!半夜十二点半,手机响起短信声——系成都小Y发来:“助念现场出现奇怪现象,棺材里往外冒香气,是有点类似栀子花的香气!” “太好了,师兄们再接再厉啊,胜利就在眼前了!”我马上回复。“好,我和小妹的弟弟一定加倍努力开示和助念!”“阿弥陀佛!随喜赞叹!”

凌晨三点,短信声再次响起:“棺材里又在往外飘香气,一阵又一阵,特别的香!这次和上次不一样,这次飘出来的有点像熏衣草的味道!” (事后得知,此时间段棺材往外共放了四阵香气。)

我忙不迭地回复:“太好了!感恩三宝!加紧助念啊!小妹往生一定会成功的!”

放香的短信我转发了一份给上海Y老师,而Y老师也于此时接到了成都小Y的短信。Y老师感到非常振奋,一再问我小妹是不是已经往生极乐世界成功了?

为把握起见,我压低了一等回复她:“可能性非常大!大家好好助念下去看!”

早晨五点不到,成都小Y直接打来电话:“师兄,刚才临起灵钉棺材前,我们几个开了下棺材盖儿,按问答里面说的用手探了下小妹的顶门,头顶正中的地方,也就是顶门是温热的!而且面相也一下子比刚咽气时变了好多,整个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师兄您看这种情况?”“非常好啊!小妹已经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成功!”我斩钉截铁地告诉他。因我根据以往的经验,“逝身放香、顶门温热”此二瑞相同时拥有,证明往生定成功无疑!

稍顷,上海Y老师的电话又响起,原来她也得知了那边的情况。当她听到我用非常肯定的语气告诉她小妹已往生成功时,电话那边的她立即哽咽了,“谢谢师兄,阿弥陀佛……”

一个多么好的佛子啊!

一些多么好的佛子啊——尤其那位“准佛子”成都小Y

……

 

 

由于一些主观及客观上的原因,导致这篇纪实迟了两年才着手……行将停笔之际,我不由得望向远方:善良的人们你们都好吗?那位准居士成都小Y,您的“准”字早已经去掉了吧?小妹弟弟,真是羡慕您的法缘!没有信佛学佛,却亲助亲历了自己亲姐姐往生极乐世界成功且亲见许多的瑞相!不出意外,您大概早已走在学佛的路上了吧……

感恩阿弥陀佛!

感恩十方三宝!

感恩虚空法界于此特殊情况下做出的特殊精彩示现!此精彩示现将会影响到许许多多的人们就此渐行趋入金灿灿的菩提觉路!

我在最后一行写下“无念念记于2010年新春”几字后,马上短信要来了上海Y老师的和成都小Y的电子邮箱,各自给她们发去了一份。

两天后,首先接到了上海Y老师的回信。她在肯定文章内容的前提下,对小妹往生是否成功却提出了质疑:原因是两年前小妹火化之后,她们在发过助念救助帖文的地藏和地藏缘论坛对此做过讨论,说是当时虽有很多同修认为往生已经成办,但仍有不少人认为往生没有成功,且还有居士特地为此做了占察,显示现今小妹的处境不是很好云云……

见到此段文字,我马上回了信,依旧坚定地认为小妹往生已经成功。因我这十几年来,前往随喜参加的不算,只亲自主持相送的往生者就有很多了,像这种“身体放香、顶门热”两大瑞相同时出现,那是决定往生成功无疑的!

然而上海Y老师回信却坚持认为“往生成功的说服力不够”,问我能否联系到高僧大德给印证一下。于是我联系到了藏地大德写热让姆空行母。但空行母却无论如何也不说小妹现在何道,只是告诉为小妹“念阿弥陀佛心咒一亿遍,观音心咒一百万遍,放生一百条生命”等。

从空行母所给修法的样、数上分析,还是像往生已经成办了啊……但与上海Y老师通信,她却依然不认可。

恰在此时,成都小Y也了回信。此信读来,感人至深!

 

师兄好阿弥陀佛:

很抱歉现在才给您回信!我以为我已忘却了小妹之事,看到您的来信后,泪水不知不觉模糊了双眼,心里仍有隐痛与哀伤。“你的泪光,柔弱中带伤,惨白的月弯弯,勾住过往……花已向晚,飘落了灿烂,凋谢的世道上,命运不堪……”这几句歌词,就是我亲历亲见的小妹。

师兄的来信,佛光照人,启示我不应受世间学羁绊,学习真正放下与解脱。常感怀小妹往生前后许许多多给予她(包括我)无私关怀和鼓励的朋友,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学佛同修之人。从开始嗔怨到接受因果,从小爱到大爱,这是我见证小妹自学佛后思想上质的转变,也是她敢于坦然面对死亡并强烈生起往生极乐再返世间度人的愿力!我非常明白这也是她坚持到最后往生的精神支柱。

师兄信中描述了整个助念过程,犹历历在目。对佛学一无所知的我,懵懵懂懂临场爱莫能助,至今仍非常惭愧。好在慈悲的佛菩萨佑护,有各位先学师兄的指引,得以让我邯郸学步为小妹尽份绵薄之力。我认为很多时候我只是做到了形式,助念才是帮助小妹成功往生的内在推力。感谢那些慈悲的高僧大德为小妹所做的一切!感谢那些牵挂小妹、日夜为小妹助念的同修道友们!阿弥陀佛!

小妹棺木停放在院坝的当晚,凌晨一时半左右至清晨七时,棺椁里前前后后分别散发出四种不同花草香味,先是青草香味接着是栀子花香、茶花香、熏衣草香。最初空气中弥漫的是小妹尸身腐烂的脓臭味及夹杂的血腥味(小妹弥留前身体已开始腐烂),后渐渐淡去,被持续不间断的香气覆盖。当晚有三人为小妹守灵,一是我和小妹弟弟,二是当地一位专为亡者守夜的老人(男性,六十岁左右,孤身)。我那几日正值重感冒嗅觉失灵,但小妹弟弟和守夜老人均闻到棺椁飘香,惊奇之后怕是错觉,他们二人还亲自到小妹棺盖隙口去验证香源(按当地风俗,死者下葬前不能合棺),探查确实无误。守夜老人大呼“奇迹”!据他说,他这辈子前前后后替亡者更衣及守灵不下六、七十人,上至老人下至小孩以及各类亡人,均未遇此现象(09年清明前往拜祭小妹时得知,这位孤身的守夜老人在089月已突然离世。据说当时的情形是,正与乡亲闲聊时突然从小板凳上滑坐在地上便马上咽气)。随后又叫来小妹母亲闻香,亦如此。大概凌晨三时许,按指引再让守夜老人去探小妹头顶温度,欣喜的是发现仍有余温!在这样寒冷的冬天并且在小妹咽气大概二十四小时后还有如此现象,令所有在场的人都惊诧赞叹不已。早晨八时起,小妹家开始嘈杂起来,按当地风俗,亡者家会操办丧事(邀请道家人按道家仪式举办),现场助念大受影响。香气消失殆尽后棺木里开始恢复原有的腐臭味,直至下午14时下葬。我无能为力,不知小妹到了何方?

见证了当晚小妹不可思议的现象后,在场的人都感受到了佛法的神奇,内心似乎都在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所摄受和指引。应该说,至少我和小妹的弟弟已经深深种下了佛缘。小妹的事情了却之后,在回到成都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情绪非常低落,什么事情似乎都说不出来做不下去,始终感到抑郁迷茫,无所事事。084月的清明,上海的Y老师及另一位同样非常关心小妹的女士来到了成都,邀我同往去为小妹扫墓。通过上海Y老师得知,有一位藏教的大德正在成都停留,通过她的引见认识了这位大德,当即成了我的师父。见到上师的第一眼,便有一种亲切感,他的眼神慈悲和祥,很纯净,非常吸引我,感觉有种力量能让我内心安宁。不知不觉中自己竟然冒然向师父请求皈依,师父当即答应,并带我到他暂时的落脚处完成了皈依仪式(上师是智噶寺住持索郎达吉仁波切,宁玛派)。事后想来,自己都觉得突然。这也许是小妹冥冥中促成的难得机缘吧!

师兄信中提到小妹弥留后一只眼未合拢,后从小妹同学那里得知,小妹读书与之同寝时就发现小妹平常睡觉有一只眼不能合拢。

另,这里尤其要提到的一个人,就是上海的Y老师。我与她网络认识,通过她得知小妹后才与小妹相识。在我接触小妹前,她一直在财物上不间断地帮助小妹,并把小妹引进学佛之门。在我陪同小妹的日子里,小妹所有的开支(包括小妹的安葬费,仅我所经手的合计近2万元)几乎都是她支持的。当时我无财力,能做的只有尽人力。每天她都会打一两次长话关心小妹和我,在小妹咽气后又是她不余遗力地为小妹四处联络助念事宜。她仅是一位教师,如此不惜所有帮助小妹,令我深深感动!同时也是她引领我接触到佛学并走进佛门。她心怀悲悯,在我眼里她就是位普度众生的菩萨使者!

同时在这里,我也深深地感谢老师您,感谢您为小妹所做的一切!衷心祝愿师兄您平安吉祥!

阿弥陀佛

成都小Y敬上                      

2010年3月5日       

 

读罢小Y来信,感动不已之际,当中那段“早晨八时起,小妹家开始嘈杂起来,按当地风俗,亡者家会操办丧事(邀请道家人按道家仪式举办),现场助念大受影响。香气消失殆尽后棺木里开始恢复原有的腐臭味,直至下午14时下葬。我无能为力,不知小妹到了何方?”却令我生起一丝莫名的不安……

习惯于早睡早起的我,翌日一起身便马上打开电脑,再次找出成都小Y的来信细读起来……

“香气消失殆尽后棺木里开始恢复原有的腐臭味,直至下午14时下葬……”昨晚的不安此时变成了难捱的心悸,一种不祥之感马上在内心泛起并迅速弥漫至全身!

是的,如果往生极乐世界成功,那是一定会一香到底的,绝不会香气散尽后再出尸臭和脓腥味!莫非……想到此我不敢再想下去了,起身赶紧打开佛堂,净手焚香,集中精力称念观音菩萨圣号让自己的心定下来,然后取出索达吉堪布翻译的《文殊占筮法》,祈祷观音菩萨威神加持慈悲示下: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南无十方三世三宝!弟子两年前曾主持网络助念送四川骨癌小妹夏艳的往生,启请菩萨慈悲示下她是否已经往生成办……祈祷菩萨加持自己做出准确判断,以希最大程度利益到众生!

祈祷结果印证了我的不安——果然夏艳小妹往生极乐世界尚未成功!她现正滞留于鬼道……最后菩萨示下:速为小妹举办三时系念法会继续帮她助念求生净土。

祈祷毕,我坐在佛像前仔细回忆起此事的前因后果……是了,错误肯定出现在程序上!如果小妹即将往生成功,即在要走尚未走上之际,非佛门的法器响起来,开示词也从“赶紧万缘放下,一心念佛”变成其它,肯定是打了大岔了!不是说其它宗教不好,道教等五大宗教都为善教毫无疑问,但送往生的归处却有极大之不同!从开示求生净土转而指往别处,中阴中的小妹不生烦恼才怪!而这烦恼一生,岂有不堕恶道之理!

天,我怎么就一点也不知道当初在顶门温热之后还有这么一出呢!

是的,现在依稀还能回忆起来,成都小Y在电话最后曾问过我:“天亮了,家属和乡亲们都来了,他们要按世间的做法送一送是不是可以?对小妹不会有什么影响吧?”记得我当时非常武断地回答说“不会”!还告诉他们现在的小妹神识已走,既然他们事前都已定好,那么就随顺他们吧……

现在回忆起来,失误就在此处!当时真应该打问一下他们的具体做法,并在得知将有其它宗教法会后,决然不遗余力地予以阻止才对!

想想自己真是太惭愧了!人家那么信任你,唯你的命是从,你怎么竟给指挥成了这个样子呢!为什么逝身一放香、顶门一温热就再也不闻不问认为完事大吉了呢!多么严重的失职啊!此失职严重影响到小妹的法身慧命,将来极乐世界有何面目与其相见呢!

嗟呀叹息中,我将此消息告诉了上海Y老师。Y老师马上回复:还请师兄来为小妹安排三时系念法会!这方面我不熟悉,一切费用由我承担……

 

 

农历二月初一下午一点,岫岩双泉寺三时系念法会如期举行了,由住持本慧师亲为主法。

是日,我早早地吃完午饭,骑上自行车,一路默念着佛号奔往西湖……

一场三时系念法事至少也要三四个小时……在西湖边一处摆放在僻静角落里的排椅上,我冲着多云的天空中若隐若现的夕阳,持续不断地念着佛号……

南无大慈大悲阿弥陀佛,弟子两年前曾主持网络助念送四川骨癌小妹夏艳的往生,由于弟子失职,导致已经深信因果并学佛念佛的夏艳往生极乐世界没有成功,严重贻误到她的法身慧命,罪不可恕!弟子至诚忏悔,深以为戒!现此时此刻岫岩双泉寺正在为夏艳举办三时系念法会,弟子至诚启请阿弥陀佛、十方三宝垂慈接引夏艳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弟子将皈依十八年来的所有念佛诵经、利众放生、火施修持的功德回向给她以资法界缘起……

就这样一边念佛一边祈祷……直至天色渐暗,法会已经结束之时,才骑上自行车往家里返。一路依旧佛号不断……感觉整个助念期间未有任何明显感应,只是从玉泉至文一路这近半小时自行车程遇到的全是绿灯……

到家后几次想祈祷文殊占筮法示下,但几次都未敢……翌日早起后,突然间感觉自己的身心进入一种难以言述的轻安状态,心意也倏然明显地柔软了一层……

不敢祈祷也还是要祈祷的。当时抱的想法:此番如未成功,三时系念法会下月初一还为夏艳做、再下月再做、再做……直到夏艳往生成功为止!而此番不告知Y老师了,由我自己出资来弥补自己的失误。

一开始祈祷的结果令我大惑不解:往生成功了不对,是否未成功也不对……后经多番勘验才对上点:原来菩萨告诉夏艳往生已经成功!但空行母让修的法一定要修——私下揣摩,此定与提高品位、早证无生有关……

此祈祷毕,为把握起见,我没有立即通告上海Y老师。两天后,我在长时念诵观音菩萨圣号后又做了一次祈祷,在得到与前次完全一样的结论、并把供养五明佛学院僧众为小妹修法的钱款寄出后,才给Y老师发去确认信。

如此的波折、两年的贻误,哪里是一菩提行者之所为?真真令人惭愧得无地自容!假如当初多用用心、多动动嘴,打问清楚会有他教法会随后,定会不顾一切地予以阻止!定会劝令佛号一直响至火化!能如是,或许夏艳念佛的莲花当下就在极乐七宝池中绚烂绽放……两年、整整两年啊!如果不是有这两年后续写纪实的缘起将此事翻出,谁敢保证夏艳小妹不会被渐渐遗忘并陷入长劫沉沦呢——想想直令人汗毛倒竖、冷汗透衫!

谨将失败的此次网络助念四川骨癌小妹往生纪实详记于此,供法界诸送往生夹杂者戒!临终助念断不敢再浅尝辄止,定要善始善终:从弥留际直到火化念佛不辍并切忌夹杂!火化后还要再行为其组织念七——断气当日起算一天,共七七四十九日内每到七的倍数日为其念半天佛!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十方三世三宝!

    2010年清明      

淨土導航